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秋

看新剧真觉小芳太累了,希望他能和当家顺利退隐,烟雨斜阳永旭之巅随便哪里都好啊。



============================================



三天前一袭秋雨,染青松苍,霜叶红。


原无乡平平躺在院中的竹榻上小憩,眉眼舒展,安然享受深秋凉风煦日中的丝丝暖意。

忽感一物触到鼻端,原无乡闭眼抬手一捻,摸着像是一片枫叶。脑中浮现暖寒相接的秋红色,不禁将枫叶置鼻端深嗅。

“闻到什么?”

熟悉入骨的嗓音入耳,原无乡笑道:“自然是秋天的味道。”半坐起身便拿叶子往倦收天面前伸。

倦收天抱着一叠薄被,顺着原无乡的手低头轻轻一嗅,摊开鸳鸯戏水纹样的锦被,见原无乡往里挪示意他也上来躺着玩,左右自己也闲来无事,也脱鞋上榻侧躺一边。

原无乡把被子拉在两人肩膀处细细裹好,搂着倦收天的腰,目光描摹着近在咫尺的脸庞。蜜色的金眸有如醇酒,带些许熏意。倦收天也凝视着他,似被感染一般,羽睫轻颤,渐渐溺在如水深情的黑眸中,心软如棉。

呼吸相接,眼光缠绕,肢体相贴。空气中深秋金红色的寒意慢慢融化成粉色的糖稀,甜软粘人。

倦收天恍惚察觉到两人间的缠绵之意,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尽管退隐山林无人置喙,两人好歹也是清修千年的道门之人,虽已有肌肤之亲,但平日相处还是亲厚大于爱意,这般光天化日肆无忌惮地眉目传情还是极少的。

原无乡笑笑,将捏在手里的红叶插在倦收天的鬓角。

“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嗯?不是中秋吗。你做的月饼我放在纱橱里防蚍蜉,你想吃吗。”

原无乡把滑下的锦被重新拉上,“其实你我初次见面便是在中秋节,你还记得吗。”

倦收天金眸微敛,轻轻闪着光。原无乡知道他定是记不得了,不过在努力挖掘那段记忆罢了。

“我……并无印象,似乎从记事起你我便在一处修行。”

两人之间本就毫无间隙,倦收天坦然承认。从记忆的开端就左右相随,想来也能一起走到终点,人生最亲密莫过于如此。

虽然都是千年先天岁月无痕,但硬要计较,原无乡会比倦收天大上三四岁,幼时的事情记得更牢也是自然。

“你看都这么老了,反倒是幼时的事情记得更清。五岁那年的中秋我赶去膳房领新出炉的月饼,一位师叔抱着尚在襁褓中的你向老伯讨要米汤。”银骠被两人的体温捂得温暖,原无乡把倦收天的手裹在手里,额头相蹭。“我第一次见到比我还小的弟子,闹着要看你。”

倦收天蹭蹭原无乡毛茸茸的鬓角,听他讲述尚是婴孩的自己,感觉很是奇妙,冥冥中有种命中注定的感叹,回过神来也是忍俊不禁。“然后呢,我有哭闹吗。”

“诶~虽然是小孩子,好歹也是未来的北大芳秀,怎会如一般孩童不经逗。你乖得很,我看了两眼那位师叔就抱着你离去了,然后就是你长到四岁同我一起修行。”

当年稚嫩的幼童紧紧抓住自己的手指不肯放开,师叔玩笑他俩前世有缘。且不谈轮回这佛家学问,千年前娇嫩脆弱的手,千年后剑茧满布的手,都安静地握在自己手里,缘份天成,生死难分。

温热的银骠玄解贴着倦收天的脸庞轻轻摩挲,原无乡目光如水。“阿倦,这么多年过去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双金眸,历经风霜雨欺刀剑相逼,敌人见之如剑锋利,战友见之如磐坚毅,原无乡见之如初遇时澄澈柔软,一眼暖到心底,丝毫未改。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

备齐清酒、月饼、瓜果,院中设几案、香炉、红烛。两人均为男子,倒不必叩拜,线香三柱,静立许愿,便全了祭拜月神的礼数。

原无乡备了好几个月饼模子,除了祭月用的玉兔捣药,还有富贵平安、五福捧寿、长春白头。梨木雕刻的月饼模子纹样精美,加之原无乡技艺过人,印出的月饼图案清楚,栩栩如生。

榻上摆好矮几放置食具,两人对坐聊天赏月。倦收天拿个玉兔月饼,瞧着瞧着就笑了。

“这兔子看着像你。”

原无乡一瞧,是只胖呼呼的兔子半立着拿个药杵,疑惑地看着倦收天“……你觉得我胖了?”

“非也,这眼神瞧着是有五分相像。”

不就是个小豆眼睛,也能瞧出有几分像,原无乡叹笑。

一时玩心,倦收天也不同他争辩,到底不忍心吃下这与爱人相像的兔子,放回碟中换了个长春白头纹的,掰开递给原无乡一半。

除了玉兔捣药是豆沙馅儿,别的原无乡都做双黄馅儿,讨团团圆圆的彩头,也方便分着吃。几案上还有几个桔子,一碟白晒花生,一碟红枣。酒是重新酿的,还是昔酒的方子,不过加了人参、当归、杜仲等温热补气的药材。

倦收天举杯同原无乡轻轻一碰,皱着眉一口闷了,有些嫌弃酒中浓浓的药味。原无乡挑个桔子剥皮,说道:“这酒我每天睡前给你倒一杯,对你的肩伤有益。”

倦收天无奈地摇头“为何你当初佐以护心草为酿便能使我魔劲暗伤平愈泰半,这肩伤却如此麻烦。”

把桔子剥成莲花状递给倦收天,再满上昔酒,原无乡拍拍倦收天的背,“新伤愈合泰半,剩下一半便成沉珂。以前是没条件没办法,现在我哪能由着你胡来。”


月上中天,酒上眉头。银白月光一反往日绵软,明亮夺目,遍洒天地各处,颇有咄咄逼人之意。又似轻薄的水幕和着秋风,使人遍体微凉,稍稍消去酒后燥热。

倦收天雅兴大发,从屋里搜出一把琴,弹了曲《良宵引》,以谢天地之胜景、伴侣之爱护。

曲罢,原无乡评道:“你这是握剑的手,不是抚琴的手。”

“此话何意。”

“第一,自你专于剑道起我便没再见你摸过琴,第二,我自琴中依稀听出你的快意,但更多的是铁马铮铮的战意。不如这样阿倦,我也赠你一曲,然后我们切磋一番拳技,就当消食醒酒,你看如何。”

“请!”


原无乡盘腿坐正,于琴上做行云流水,正是清风入弦,静谧星稀,气度闲长。倦收天靠着凭几,懒懒地顺着曲子拍打节奏,眼中望向夜幕那轮高月。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此处看。


-END-

蚍蜉:即蚂蚁

引用了东坡先生的《中秋月》,有改动一字。原诗如下

暮云收尽溢清寒,

银汉无声转玉盘。

此生此夜不长好,

明月明年何处看。


评论
热度(16)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