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游太平(贰)(未完……)

只写了一半,不好食言,就先发上来【趴

其实我这个星期都有在写,但时速几十字也是无奈了

重心其实在下一半……


=============================================




-江南-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齐整宽阔的石板大街,行人摩肩接踵,车马隆隆如雷,商家摊贩连绵数百米不绝。

往来行人多是衣着鲜亮容光焕发,男者锦绸长襦,女者珠玉满头,纵然双秀两人一金一银,在人群之中竟也不甚起眼。

"车马如龙,民熙物阜,不愧为富庶杭城。"

“二十万户临安府,江南鱼米之地,想来水土很是养人。”

原无乡在一个风筝挂摊前停下,饶有兴趣地挑看起来。

倦收天站在一旁看他,忽而露出微笑。

“好友,你可还记得那卷藏于床脚的《纸燕记》。”

原无乡回头见自己手上正拿着双剪尾的家燕风筝,也笑了。

“少年时聊胜于无的消遣。嗯~一只燕子风筝苦修千年修得人形,本为报答恩人,尝尽人间情爱苦恨,最后扯断风筝线说什么,若能重来只愿随风游移不落尘世。“

原无乡转头瞧倦收天,”记不太清了,是这样吗?”

可不是记得一清二楚,倦收天眼中映着原无乡的面容,眉目浸满了笑意。

原无乡挑挑拣拣,终于相中一只丹顶白鹤,付了摊主五个铜钱,再递给倦收天赏玩。

两个姿容端方的道士在大街牵风筝的情形还是少见,偶有过路人注目。

“在山中静修时,只觉得此类游戏无甚趣味。但换个角度想,此物质地柔弱,却能直上青云,不可谓不妙。“

原无乡拍手赞同。”纸为蒲柳质,脆弱无力,却有青竹作骨,虽是寻常玩物,却也有一番心胸。”

“不论是纸还是竹,都无上天之能,但看似简单地组合后,便可借风而起。”倦收天手执风筝仔细观察。“万物皆有精妙之道,不容小觑。”

原无乡道:“想这上天之能,你我便修习了百年不止。少年时心里追求通天彻地的小神通,再是排山倒海的的大神通,然而这看似入门的上天入地,才是对道行和道心最严苛的考验。“

纵然在人群密集的街市,两人同样步履轻快如风,倦收天手里的白鹤风筝轻轻摇摆。

”所言甚是。有言难者难于上青天,同为肉眼凡胎,腾云驾雾本就不合人之本性,你我也历经多次身心淬炼才得以超脱凡骨。“

”要说本性,纸燕落地成人也不合本性,但心有所求,愿排除万难而往。但这‘求’与‘得’,有所求即所得,或所得非所求,能否求仁得仁也不尽然是人意可定夺。“

”噢?“

”虽然我也不全然认同天意成全的说法,但人在世间牵扯甚多,你我一生历经诸多艰险,还能如此并肩而行,有时我也会暗想是否天意也要成全你我。“

倦收天闻言转过头来,两人目光相接。原无乡眼中一片澄澈,神色坦然。倦收天开口欲言,又转头不语。

”好友,怎的不说话。“

”……只是对你从纸燕联系到天意感到有些莫名,但我能与你缘定此生,确实是倦收天一生之幸,要说天意成全,倒也不错。“


两人问过当地人,找到一家口碑极佳的老牌酒楼。

楼外悬挂着黑红为底的酒幌子,明白印有“四平”二字。进门便是一座五扇书画屏风迎客,绘有杭州胜景西湖青山,画功可圈可点,只是色彩不新,似乎已有年岁。

室内盆栽翠竹,以湘妃竹帘为墙隔断空间,八仙桌上置青花瓷盆,养着小巧的碗莲。楼内陈设雅致,宾客也多是文士装扮,吃喝斯文,浑然不似祭五脏庙的酒楼,而是谈说风月的茶居了。

原无乡倦收天寻了个空桌坐下,跑堂小僮端着茶具前来接待。淡色的茶水由紫砂壶潺潺注入紫砂杯中,漏出的香气袅袅飘绕鼻头。

倦收天端起茶杯一抿,道:“香郁若兰,质感醇厚,可是西湖龙井。”

小僮瞧着年轻,说话也是伶俐:“这位道长说得是,瞧您二位是外乡来客,想来也是精通茶道的高人。我四平馆备给食客清口的都是上好的雨前茶,配着清晨取的虎跑泉水烹成,茶汤色绿,茶片形美,香郁味醇,是我四平馆招牌‘三绝’之一。”

原无乡也是一饮,品着口中丝丝的蜜糖香,凑趣道:“那敢问这招牌的‘四平’何解,‘三绝’中的另双绝为何。”

“说到四平三绝,那可说道的就多了。”小僮将两人的茶满上,续道:“本馆掌柜家姓白,也是西湖边的名门,这份产业是上两辈的祖宗爷爷置下的,四平馆便是由他命名,取人安、家和、乡宁、国泰之意。”

倦收天点头,“心系家国,这位创始人也是大胸怀之人。”

“而‘三绝’除了这龙井茶,以及我四平馆人人称道的菜品,最后一绝便是这位四平鼻祖了。”小僮眨眨眼睛,“不知两位会在杭城停留多久?“

原无乡笑道:”左右不过四处玩赏,无甚关系,也不急着启程。“

小僮也露出了笑容,”如此甚好,那我也不同二位细说这位白爷爷了,且留给关子。明日正好便是六月十五,白昼时二位若得闲了可往西湖一游,便可明了他的传奇之处。”


先冷后热、先咸后甜、先清淡后肥厚。百年老店自有传统,也是数代经验所凝结的精华细节。

冷盘为茉香青豆荚和烟熏口条,开胃汤菜是西湖莼菜汤,再来是八宝豆腐、龙井虾仁、蜜汁火方、宋嫂鱼羹四道热菜,一桌子地道的招牌杭帮菜齐了。味甜,精细,甜咸柔软,口味鲜淡,再配上一碗米香扑鼻的粳米饭,绝对能使游客抛却舟车劳顿的辛苦,安心在此享受,似乎还未亲至胜景,便能在唇齿间品尝到杭城的江南美韵。

原无乡尝了块火方,一下就乐了,”肉质酥烂,滋味鲜甜,好友你有口福啊。“

倦收天一哂。他本就爱甜,小时候除了撒满白芝麻的烧饼,就爱膳房的白糖包。白白胖胖一个,有他俩的脸大。他喜欢拿白布抱着捂在怀里,讲习歇息时就拿出来掰成两半,小心翼翼不让糖馅粘手或是滴到衣服,再和原无乡一人一半,找个没人的角落一起享受修道之余单纯简朴的幸福。

五谷落地而萌,凝地气为实。有传说上界仙人误食人间五谷被地气束缚,再不能飞升,只能终身不离尘世。修道之人尚辟谷之道,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现在两人早成就先天境界,已淡泊口舌之欲。大鱼大肉、浓油赤酱虽可刺激味觉,但背离清心寡欲的生活常态,也与“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的神人姿态相去甚远。

长而久之,清茶淡酒一壶便能安享滋味,散过往烦忧,品世间百态,了好友心思,解化三千愁。

于是倦收天有了自己的茶,原无乡有了自己的酒。

三言两语间,随手一筷子火方送进对方碗里,或是舀一勺豆腐浇在米饭上,互相目光一照,便是传递不言语表的心意。

虽然菜金不菲,却是心满意足。


双双穿行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两人走马观花地玩赏沿街摆放的杂什,或是游走在粉墙黛瓦的小巷,观赏匠心独具的各式砖雕,或是吟诵门楼字牌上的题字,再来便是拐进戏社坐下听两折评弹。

听自然是听不懂,但吴侬软语娓娓动听,抑扬顿挫间或轻清柔缓, 弦琶琮铮,十分悦耳。大概是艺人穿插了笑料,同席的观众不时发出笑声。

未时阳光斜照入门,空气中飘摇的尘埃被渲染为金色的光点。

原无乡找伙计点了壶清茶和一碟蜜枣。在热气和茶香的熏染间,倦收天甚至感受到一丝睡意,有些不好意思,心里默诵清静经,集中在和乐的气氛中有些懒散的精神。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

大道无情,运行日月。

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TBC-

评论(1)
热度(13)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