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原无乡X倦收天】【西幻AU】龙光【Chapter 1】

虽然想了很久但完全是手痒才写的……大纲都还没整呢【摔

第一次……要拍请轻拍……怕疼……




===================================


Chapter 1




原无乡无意间被一道光吸引了

宛如记忆中那片雨后枫林的深秋初阳,柔和而温暖,耀眼而动人,穿梭在薄薄雾气之中,使人心中宽和,愿与光同在。

尽管此刻他的周边是喧闹的平民集市而不是雨后有水珠滚落的漫漫红叶林,耳边回荡的是主妇与商家讨价还价的口头战争而不是瀑布伴着虹光的无尽奔啸,鼻尖环绕的是牛肉烧饼浓郁厚重的肉桂气味而不是草木在水与光中静静发酵的芳香,他依旧感到一种奇妙的吸引力,就像是趋光的植物永远想要追随的太阳。

这道光来自二十步开外的一位男士,金发白袍,正侧身与一位书店的伙计交谈,垂落的发丝遮挡了大部分细节,看不清容貌。

或许金发白袍这种描述太过简单,有些不负责任,该说这种白发夹杂层层金色的发色极为罕见,能将午后单调疲软的阳光反射出层次多样的光芒。白袍的剪裁也很奇特,宽袍敞袖下还有一截带着盘扣的箭袖,原无乡见过的巫师和牧师从不这样打扮,而且白袍似乎拿金线绣了暗纹,纵然原无乡一双大眼黑眸,也有些分不清闪烁的颜色到底是金还是白。

大概是来自琉璃森林的晨曦精灵,如果他有一对尖耳。原无乡心里绕了个弯,暂时给自己的猜测下了个不太谨慎的结论。

“尊敬的骑士阁下,您是想尝尝牛肉烧饼呢,还是驴肉烧饼呢?”大胡子老板搓着自己布满油花的肥厚手掌。虽然眼前这位先生没有做骑士装扮,但腰侧佩挂的银光骑士剑他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虽然他只是个烧饼老板,但在这昂多拉斯圣地就算是最没见识的井底之蛙也知道圣殿骑士剑鞘雕花各代表哪种骑士衔。

不过这位剑鞘上繁复的卷草纹样意外地有些陌生,他抓耳挠腮左思右想不敢笃定,只能用“骑士阁下”草草称呼。大胡子下的嘴唇喏喏两下,牛油和汗水混成了一手的油汗。

“啊……”原无乡笑笑,本要开口谢绝,眼光一瞥,转头问道。

“您认为,那位先生,是喜欢牛肉烧饼呢,还是驴肉烧饼?”



“先生,精灵的书籍在市面上向来稀少。不说我这没有,您就算去昂多拉斯最大的学海书城恐怕也难以寻到。”店伙计捏着一片纸,为难地瞅着上面的如天书一般的精灵语。“您说的《琉璃医谱》除了魔法学院和圣殿可能会收录,一般人也用不到那么高深的精灵医法。店里倒是有一些游医和炼金术士撰写的医书,也记载了很多奇特的疗法,您需要吗?”

“……”金发人沉默了一会,“不用了,多谢。”伸手接过伙计手中的便签纸。

“《琉璃医谱》是两百二十年前琉璃森林的白莲大贤者所著,内中所记载的精灵净化之法主要为破解魔气侵染的顽疾,一般人确实用不着,更何况是在北方圣城昂多拉斯。”

两道视线瞬间注视插话的人,其中一道带着锐利的光芒,快速地审视眼前这位略显无礼的骑士。从眉脚的弧度,下颌肌肉的松紧,再到身上每一个细节,推测他的身份,猜测他的来意。

金眸,圆耳,不是晨曦精灵,还带着绘有咒文的眼罩。原无乡心里一愣,面上不动声色,依旧带着温柔的笑意,迎着男士称不上友好的直视递出一个油腻的纸袋,浑不在意自己正佩戴着雪白光亮的丝质手套。

“那位老板说您曾经买过他的牛肉烧饼,并对他的手艺大加赞赏,不知我是否有幸邀请您一同品尝这朴实的美味。”



倦收天闻了闻杯里略显浑浊的橘红色茶汤。虽然品质不算上佳,但加了橘皮和茉莉提香气也算是别出心裁。心里默默打个分数,抿一口润唇,再轻轻放回茶盘,托在手里。

他不时会在圣殿里寻个安静的地方喝茶,比如圣殿山山顶的东白楼——那是个好地方,可以俯瞰光明圣殿和整个昂多拉斯圣城,还可以欣赏到动人的启明星与日出第一抹火烧的金红色。下午坐在庭廊里喝茶,悠扬的光明颂歌乘着云和风飘入耳中。久而久之东白楼便成了倦收天的居所,除了亲近之人,闲杂旁人很少靠近。

干燥的藤椅给眼前的骑士带来些微尴尬,轻微的挪动也能使老旧的纤维发出嘶哑的哀嚎,不过这些令人焦躁的声音正是丁香茶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见证她的引以为豪的历史和家族的传承。

九十八年的茶香经久不衰,若这一代的主人舍得买更好的红茶,或许能传得更久。

“角翁丘陵的橘皮,琴雷山谷的茉莉,现在还能在北方能尝到这味道可真令人惊喜。”

这位银发骑士无意掩饰他异乡来客的身份,也无意遮掩腰间银光圣剑的光辉。倦收天猜想这对二十多的年轻人应该都是一种无上荣耀,就如同每年圣殿见习骑士受封后,总会有三两个孩子壮着胆子冒冒失失地爬上山顶寻他,用敬畏的眼神和结巴的语句表达青涩的期盼。倦收天从来不对后辈吝啬自己的善意,虽然他也不大明白为何念一句“光明的荣光永远与你们同在”就能代表光明的赐福。

心有光明,何须他人赐予荣光。

虽然这位骑士意外的插话令他有些不快,但心里的不愉很快便伴随烧饼诱人的香气烟消云散了。更何况他愿意直视自己的眼睛,这种友善的坦诚取得了倦收天暂时的好感。

“我在这家茶馆做了十年的熟客,老板自然愿意优待我和我的客人。”倦收天微笑。银发骑士好奇地望向柜台的老板娘,得到老板娘一个甜蜜的飞吻。“里斯加德峡谷打通起码五年了,我以为南北早已习惯互通有无了不是吗?”

“三个月前里斯加德峡谷便被强盗和劫匪重新占据了,人们只得前往加多斯城那陈旧窄小的港口。”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倦收天放下手中的刀叉,注意力从盘中的烧饼重新转移到眼前正襟危坐的年轻人身上。

“在南方,来自北方的干货和金属供不应求,像赤金这类的矿物早已有价无市。虽然橘皮茉莉这种小东西不至于炒到夸张的地步,不过想来您确实很得老板青睐。”

“……如此重要的贸易通道,怎会说断就断。难道蒙顿和维兰终于动真格了。”

银发骑士略显无奈地点头,“有传闻维兰的使者发狂刺死了蒙顿的外交大臣,而外交大臣是深受国王宠爱的外甥。”回想起这一路行程上发生的各种麻烦事,刚刚休息一天勉强平复的疲倦又在肌肉缝隙里隐隐叫嚣,银发骑士不禁微微起身换个坐姿,自然又引来藤椅一阵吱嘎作响。

“发狂……”倦收天沉吟了,这个形容词曾经给他留下痛彻心扉的印象,并与他所厌恶的大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由不得他不联想。

“是,传闻称维兰使者当时神情诡异,眼带红光,有可能是受到控制……”

“大人!”茶馆精美的玻璃木门被狠狠推开,或者用撞来形容更为合适。玻璃和木板相击发出脆落的噪声,打断了茶馆内所有的交谈或者私语。老板娘满含怒气的尖叫声回荡在低矮的空间内,人们都不禁为这莽撞的小伙子捏了把汗。

来人匆匆扫视了一圈,迅速便锁定了从老位子站起身的金白色目标。

青蓝色的脆发被北国的风吹成了不羁的发型,倒与他火爆的作风很相称。来人三步并两步来到倦收天面前,左手按胸立正抬头行了个标准的礼。“教皇猊下正满圣殿寻找您商讨明日仪式的细节,圣水已经……”

来人这才注意到旁边还坐着一位陌生的男士,正想开口询问,突然目光如箭般直射在银发骑士腰侧的银剑上,面色顿时带了隐隐的戒备。

“大人,请随我回去。”

“好的,别着急。斋玉髓,劳烦你帮我结一下茶钱,顺便向尼雅表达一下歉意,如果你还想来这里品尝最好的虹霓茶。”

“……”在倦收天和银发人之间看了数个来回,斋玉髓喉咙里滚了几句话最后还是狠狠咽下肚,转身去面对老板娘尚未平息的怒气。

“想必我能在明日教皇继任典礼上见到您,是吗?”

倦收天一口喝尽茶水,低头正是银发人递来的米色手帕,以及沾染了点点油渍的丝质手套。

“是的。”接过手帕轻轻擦拭自己的嘴角,塞进自己的衣襟代表自己接受了这份短暂的友谊。“如果您能顺利认出我的话。”

“感谢您的烧饼和手帕,南方的大骑士长。光明与您同在。”



TBC


啊……芳他不是教皇啊,汤圆才是。汤圆在找他呢orz


评论(9)
热度(16)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