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3)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嶓冢之山,汉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沔;嚣水出焉,北流注于汤水。其上多桃枝钩端,兽多犀兕熊罴,鸟多白翰赤鷩。有草焉,其叶如蕙,其本如桔梗,黑华而不实,名曰蓇蓉。食之使人无子。


全则必缺,极则必反。正如毒蛇出没之处,七步内必有解药,万物总有相生相克之法。这蓇蓉草毒极,食之无子,但嶓冢山乃汉水发源之地,绝不是残断生机的所在。是故蓇蓉草九年生黑花,一年生白花。

白华结实曰崎滂,食之还气生血,阴阳和合。

这本《腐草医经》也不知是原无乡从哪个故纸堆里翻出来的,无著者无注引,所谈及的也皆是这般虚无缥缈之物,实在是不足以让常人采信。

不过这两位不是寻常人,是先天,老庄家的。

所以他们不仅认为此物可以一试,还真找到了这崎滂之实。说起来也无甚难得,东西就藏在道真库藏玄字库庚字间酉字架的壹佰陆拾捌号格里。

道真总坛,一度门徒千万,香火鼎盛,人才济济。数甲子过后,也只有这鸿图华构的栋宇,高耸入云的道塔,可纳万人的道场,龙蟠虬结的苍松以及这数以万计的藏品,还能寻到昔日苦境三大道宗繁盛的痕迹。

积灰和蛛网随着岁月的流淌一点点填补库藏的缝隙,以另一种安静的方式充实此地的空白。

倦收天阖上库藏账册,无声地叹了口气,再把几本册子垒齐了重新放回架上。

仓库阴冷,原无乡不让他进去。等他回头面上衣上满是灰尘,头冠还粘着半个蛛网,也不甚在意,笑吟吟的。

木盒中两枚玉白色的圆果外表鲜嫩,好似刚刚采摘下来,还留有生机。

于是问题来了——如何食用?

寻常用药,君臣佐使须得备齐,才可四象齐聚,自然平衡。

在原无乡略显踌躇的眼神中,倦收天直接将两颗果子生吞了。

入口即化,有点甜。

体内经脉隐有两股暖意流走,气走堵塞之处皆被一一化开,干涩的气海也逐渐充盈。药效已显。

两厢宽心之下,不免心神激荡。两人在幼时同修的弟子云房内休整,谈起年少时绕床竹马的心思,难免起了兴致,便将就着做了几番云雨。

这下出事了。



评论(4)
热度(15)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