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4~5)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呢!【痛心疾首状


==============================




道真总坛有一鼎山,鼎山顶有一钧天台,何时何人所建已久不可考。鼎山乘高居险,四面悬绝,上冠景云,下通地脉。钧天台氤氲叆叇,纳八方云气,乃一清灵绝净的去处,旧时大概有知名不具的高人隐于此地,云雾聚散间羽化登仙的逸闻传了千年。

倦收天手执一柄鱼纹钢剑,走行云流水,舞野鹤孤云,剑上运三分金阳元气,借七分钧天云气,引外界清净之气纳入气海,再入十二正经循环游走,洗遍周身滞涩之处。

太极剑势已走过数个来回,体内走气已至大周天,身心皆飘飘然,或许脚尖点地一跃,便可乘风归去。

倦收天收势站定,缓缓吐出胸中一口浊气,忽的一皱眉。

每到演武导气的末尾,腹中总有一团灼热的气息不断躁动,难以凭内息化解或者压抑,只能静坐数刻慢慢平息。虽不至于痛楚,但十分莫名,甚至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在影响着他。

要形容的话,大概是原无乡危险将至时的感受吧。

这令倦收天内心隐隐焦躁。自从他伤势大愈,便和原无乡居于道真总坛,开始着手准备召集原道真门徒、重建门派等诸多事宜。两人早已了结天命,远离险境,生活安定,为何重回总坛的这段时日有此异样?

云谲波诡……倦收天隐隐预感未来的日子不甚太平。

不管如何,总有自己护着他便是。






“好友,你这肚腹可是越发柔软了。”原无乡一手抚摸绵软的皮肉,一手撩开倦收天肩颈被汗粘腻的发丝,笑道,“我整日于你大鱼大肉,看来还真补出了成效。”

“胡说……”倦收天眼下正是紧要处,无暇分辩,只得放手松开原无乡宽阔的肩背,想拨开在肚子上作怪的硬家伙,当然是被一手擒获,拉到后头去切身感受自己身体真正柔软的地方。

“唔!”

“别动……”

阴阳相汇,云消雨歇。原无乡本欲趁着余韵再厮磨一会儿,不急着起身打坐行双修道法,却发现倦收天的脸色有些不好。

“不对!你来给我把把脉。这到底……”

原无乡的脸色顿时也有些不好了。


评论(4)
热度(13)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