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6)

已弃疗【手动白白

太耻了我就不祸害霹雳TAG了

【生子梗,雷慎入】

=============================




按之如动珠子,名曰滑。


若妇女切出滑脉,可以准备道一声“恭喜”,红蛋喜饼可以张罗起来了。而若男子脉滑缓和,则是营卫调和、气血充盈之象。所以诊出滑脉是好事,大好事。

……是吗?

临危受命南道磐,孤身入险黑海王。饶是原无乡见惯大风大浪,此时也只有目瞪口呆。

倦收天铁打的男儿身,伤后悉心调养两月,“营卫调和、气血充盈”可不正是理所应当吗?望闻问切四诊轮过来轮过去,心里无数医经典籍翻过来翻过去。原无乡引据无数经理辩证,都敌不过倦收天吐出的一句话。

“肚子里,可能是有东西……”

难掩羞窘。

倦收天自从娘胎里出来,便再没接触过带喜的妇人。从小入道,在初阶弟子通铺里和师兄弟肩碰肩睡了五十年,再分到高阶弟子云房中和原无乡你南我北两榻相伴而眠两百年。师姐师妹女师叔女师伯极少接触,女子之事他知之甚少。

他熟悉推六甲之阴的遁甲,画过元君六甲符,常观紫微垣六甲星,甚至有段时间突然有起了诗兴学习过六甲诗体,至于六甲贯胎什么的,就是个字面上的意思,不甚了解,不甚了解。

两个人衣裳凌乱,坐床上面面相觑,眼角尚带着情热的红晕,面上却都是尴尬模样,床帐里迷离的气息一散而尽。

已做尴尬人,别再有尴尬事了。

这可由不得二位。


评论(8)
热度(11)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