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梦断魂回(上)


魔氛,暗影,哭号。魔吞不动,末日之地。

远离地面和阳光的囚牢,连生性喜爱阴暗的肮脏蛇鼠都不愿栖身于此。黑沉的铁链交叉缠绕在牢笼四周,斧劈的石墙上溅满黯红的血迹,蜿蜒成一道道浓重的血泪。远远闪动的一点火光,也许是炙烤烙铁的炭盆,影子里暗藏着无数的罪孽和苦难。  

寻不到痕迹的水滴声声,鬼哭狼嚎回荡四周,毒气阴寒如附骨之疽缠绕周身。原本傲若骄阳的人此刻静静躺在某个暗无天日的角落,任由魔影肆意侵扰覆盖。

道者心防破碎,名剑裂痕满布,面色惨白了无生气,璀璨金衣没有日光的照耀被黑暗吞没,昔日耀目的金芒随着静静流散的血液一点点黯淡下去。

一手生关,一手死劫。


“倦收天你喔。”

“你一无端动气,吾就知道事出必有因。”

那人温柔浅笑的模样历历在目,仿佛一伸手便能抓住他的衣袖,握住他的双手。没有体温也没有关系,他知道原无乡的心是热的,血是温的。阖上双眼,便是城头血淋淋的银发头颅直刺脑海,避无可避,搅得人意识大乱,直至疯狂。倦收天不愿闭眼,撑着金眸赤红干涩难忍,也不要忍受一瞬这样的画面。

两日前,那人尚与自己共赏三足天外围湖边的日出怡景。在野外等了一宿,衣裳和发端沾满了晨露,透着青草香气。连日奔波难免疲劳,他在原无乡怀中迷糊着睡了一会,也不晓得原无乡是否有歇息片刻。

他只愿能够这样永远站在原无乡的身旁,与他化光同游,访遍千山万水,赏尽朝阳晚霞,日月交晖;只愿自己横剑扫清暗中窥窃的邪魔外道,纵然血染沙场重伤身死也无妨,也不愿这般,无能为力……


一道飒银身影由远及近,身法极轻,轻到没有脚步声,如夹雪北风迅速穿过一道道严防关卡,成功潜入最深处的秘密区域。没有光明能够进入这里,也没有光明能够逃离此地。唯一的囚犯已然奄奄一息,沉湎于梦境的人选择逃避现实,挣开双眼也是一片腥红,不若在沉睡中相随而去,也算共枕长眠于同一片土地。

“……”

快雪银钩已化为原本友好无害的模样,原无乡轻轻抚摸那人散开的鬓发,揩去苍白面容上沾染的血污尘土。

借着隐隐一点光亮,蓝色的大罗化瘀锦准确地贴服在伤处。本来已经完美避开要害,就算狠了心下手也很有分寸,伤痕看起来可怖但及时处理即可,谁知这人完全不理会伤口就这样放任血液流失,分明是已无生意。

“别这样不爱惜自己好吗……”

原无乡被剑狼刀猿掠走后曾陷入昏迷,对方有意对他施以邪术加之魔气侵脑控制。经历渠离之劫,原无乡哪里允许自己再次因外力影响失去本心,早已准备暗招化解。魔吞不动城来势汹汹神秘莫测,对苦境威胁极大。想到当时二十招之内落败,原无乡决定将计就计卧底其中。倦收天在外有素还真指点,应该不用太过担心,谁知……

不禁苦笑。他没料到魔吞不动城作风如此血腥,就算是自己好端端活在世上,眼见滴血首级悬挂城墙也不由一阵寒战。紧接着眼前这人便挟怒而来。本来倦收天的心魔便久治难愈,可想而知这一幕对他刺激有多大……

眼神瞬间陷入迷乱,攻势疯狂无序。九阳天决叠加三尊封神太过霸道,金剑根本承受不起。平日这人爱惜佩剑从不过分使用,这次真是怒极攻心,等他醒来定要懊恼一番的。

“快醒来吧,醒来看看吾啊。”


“昔酒旧酿乃熟,无事而饮。这坛我埋了五十年了,自从和你分别起便盼着启封的那天。”

烟雨斜阳,金凤对杯,一对璧人相对而坐,眉眼中交织的柔情映衬着月华,熏暖了清风,便是要人未饮先醉了。

眼前人依旧是一身霞姿月韵,温恭言笑,完好无缺。倦收天矜重而坐,两手交叠于腹前。他一向重仪态端庄,轩轩韶举,英英玉立,在原无乡面前也是如此,至于酒后稍作放浪形骸那是人之常情,无可置喙。倦收天现在尤其需要一杯酒,来淡化心中强烈的不安和躁动。

“双杯闲置已久,何不就此启封呢?”

“尚未到启封之时。”

“如何说?”

“因为你不该在此,吾也不该在此啊。”

原无乡抱起石桌上的酒坛便要起身离去,被倦收天紧紧握住衣袖阻住去路。原无乡转头欲问,却被倦收天眼中浓烈的情绪所震慑。

“为何,为何你吾不该在此地。此地乃烟雨斜阳,是你的居所。在中阴界养伤时你同吾说好待武林事了便一起回烟雨斜阳退隐,不是吗?”

“可惜武林仍处多事之秋,以你的性子必是不会多做停留,而吾再不能与你并肩同行,这昔酒恐怕是永无启封之日了。”

“不!”

倦收天手中衣袖越握越紧,听到最后蓦地一扯。原无乡无防备,一个踉跄手中不稳,怀中酒坛被倦收天一手夺去。

拍开泥封,醇厚酒香扑鼻而来,微稠的酒酿在月色中荡起蜜色的光茫,在场的两人却无心欣赏。倦收天抱起酒坛批头盖脸痛饮数口,满身是酒不够,酒坛朝地一扔,扯过原无乡的衣襟便要以口渡酒。既然原无乡不愿与自己同饮,那便由吾自己来又如何。

“你……”


“嗯?”

黑暗中,原无乡一眼察觉原本毫无知觉的人稍有动弹,凑近正待细看,便被突然抬起的两臂搂了个满怀。

湿润的触感,是倦收天的唇,和泪水。




-TBC-

评论(9)
热度(26)
  1. 映月凝霜雪烈云 转载了此文字
    唉呀妈呀求下!!!!!!!!!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