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7~8)

 【高亮】

 【生子梗慎入】

 【高亮】

 

===========================

 

 

半神半圣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贤。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文武半边天。

 苦境精神支柱这把交椅素还真已经坐了几百年了,不论他是精神百倍或是精疲力竭,这份责任他未来也必须继续承担下去。作为一个精通医术的领袖,他自医过的伤痛不知凡几,救助过的人物也不知凡几。双秀在武林行走时多蒙他照顾,特别是倦收天受过素还真诸多恩情,是故退隐后两边依然偶有联系,问一声安好,道一句寒暖。

 以倦收天的性子,只要武林还需要他,名剑便不会回鞘。他曾经在这一点上极是固执,即使自己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奄奄一息,眼神也依旧锐利。原无乡一向与倦收天共进退,但不包括那次。他是愿意当这个开口的恶人的,劝说倦收天保重性命爱惜身体,退一步海阔天空将来再战;或者直截了当告诉他再运功体经脉立断即刻身死,无谓的坚持毫无意义。

 然后素还真来了。

 英雄,应该死在战场上。倦收天依然是那句话。

 天道循环,往复不息。大道无言,其行且坚。英雄就如同天际中的星子,既有曜比紫薇之时,也会有沉埋天涯之刻。

倦收天沉默良久,终是握紧了原无乡的手。

 

近来苦境天象寻常,风平浪静。倦收天一醒便提笔给素还真写了一封信,飞信传书。

 信回得很快:今无事,可来。

 



 

备好四色礼盒,由童子引路。翠环山风景依旧,玉波池朗月清风。琉璃仙境构造陈设与之前不大相同,大概重建不久,不过有主人坐镇,莲香不减当年。

 白莲一身紫华,龙章凤姿,风采翩然。两厢揖礼,主宾入座,荷露烹茶,莲子蒸糕,一派清平。

 素还真手中折扇轻摇,气色极佳,倒是两位客人面色不虞,瞧着就有名堂。

 “听闻素贤人著有《神农医谱》,不知对蓇蓉崎滂可有耳闻。”倦收天低头不语,原无乡不想他多尴尬,主动提起话头。

 折扇一滞,伏手阖起,素还真也没料到这个问题,想必两人是来求药的。“可是嶓冢山的蓇蓉草?蓇蓉食而无子,崎滂食而助孕。不过崎滂有还气生血功效,也是一味好药。我这新得了一枚,稍后让倦收天煎药服下即可。”

 倦收天正默默饮茶,抬头欲言又止。原无乡略苦笑,继续问道:“那男子服用这崎滂是否也有这……助孕之效呢?”

 这句话意指很是明显,素还真一愣,转头打量埋头数茶叶梗的倦收天,“这……”

 “不瞒素贤人,此事怪诞,我医术不精难以决断,不知这究竟……”

  

倦收天犯了两个错误。第一是一次性生吞了两枚崎滂,导致药气过重,洗濯经脉后剩余的药气积沉不散;第二是服药后没隔多久便与原无乡行了几番云雨,导致精气入体后被药气包裹凝聚丹田。至于崎滂是如何为男子助孕结胚,那是不怎么清楚的事情,天知地知无人能知。

 男子有孕倦收天不是第一个,吞果子怀孕的他大概真是吃着螃蟹了。

 素还真为倦收天把过脉,轻轻按压腹中异样之处,沉吟一会儿道“一般诊断孕事需结合女子葵水之象,男子滑脉实属正常。此事我也闻所未闻,按你所说的情形,只怕药气精气已结成胚珠,排斥其他入体之气,所以会感到腹内躁动难安。”

 倦收天沉默,似妇人一般躺床上接受诊断已使他万分难堪。原无乡轻轻抚摸他的手背,无声地安抚他。

 “若真有了胎儿,你们有何打算。”

 两人对视,眼中多有言语。素还真见状起身离开,留两人自话不提。

 


评论(6)
热度(12)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