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9)

越写越没味了……

我看看我先放一放好了……

无力蹲地

===================================



盛夏时节,翠环山钟灵毓秀,全然不受炎炎酷暑侵扰。若是到了夜晚,簟纹如水月白风清,流萤星火具收于玉波池的粼粼波光之中。

莲房水榭,主人离开时贴心地掩上了房门,留给两位无措的客人一些善意的空间。

有莺莺鸟啼入窗,娇俏婉转,悦耳动人。倦收天心里烦闷,躺在榻上不愿动弹,半张脸压着白底宝蓝缠枝莲纹方枕,额头闷出一层薄汗,依旧是不发一语。

饶是银骠当家善于乘机应变,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打破这几尺见方的沉默。好在两人手一直都是牵在一起的,那人的手心摸上去还是那样柔软无骨,手指还半缠着他的手,哪是会硬起心肠的人呢。

说到男子孕子之事,原无乡隐约记得天佛原乡的至佛曾有类似传闻,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引发诸多事端。详细情形他并不清楚,那时他尚在烟雨斜阳闭门不出,一心教导徒儿,这人便是遥守永旭之巅,观日出日落,在光阴徜徉中参悟他的道。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脑海中冷不丁防浮现久前闲读的诗句,原无乡忍俊不禁,被自己酸到也是难得。就算江湖逸闻说得再如何旖旎,《南北流春》这类话本编出多少,实情也不会离“落花落叶落纷纷,终日思君不见君”这种煽情段子更近些许。

那时两人连再见一面都是奢求,他只企盼倦收天在北宗能过得好,再多的没有了。要说是否有其余的心思悄悄暗植心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而今亲之又亲,爱之甚爱,爱别离苦尽付从前,凤凰于飞鱼水交融……怎么形容都不为过。两人皆为男儿,除了夫妻之爱琴瑟调和,更有挚友之情志趣相契。若哪天无聊了有兴致体会亲子生活,收一两个稚子为徒即可。哪知天缘凑巧,竟是真有椿庭萱堂之喜?

嗯不对,不对……现在称喜为时甚早,谁知这崎滂之胎可会伤及那人,是福是祸都未知。

若有损伤,那……自当断绝。


评论(11)
热度(8)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