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双秀无差】【凤&豹】于飞

_(:з」∠)_噫

亲友提了点建议,稍作修改


==========================




初生幼兽胎毛柔软蓬松,花纹尚未显现。银白色皮毛印着日光反射出耀目的银光,美则美矣,注定凶多吉少。

金钱豹潜行林间神出鬼没,全靠黄色皮毛混杂阴影混淆猎物视线,无声靠近,祭出锋利的爪牙猛然发出致命一击。这才是金钱豹的生存之道,这耀眼的小精灵注定无法存活。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为了其他嗷嗷待哺的孩子,出生未满一天的小银豹被母亲留在丹穴山脚,趴伏在花田之中眯着小眼睛发出细弱的哀鸣,呼唤着已经远去的血亲。


“唔。”

黄色的小粉蝶找到个不错的位置休息,停下来惬意地扇动翅膀,摇摆自己美丽的触须。

忽来一阵剧烈的晃动,带着水雾的强大热气流铺天盖地袭来。粉蝶受了惊讶,逃难般踉踉跄跄飞走了。

银豹怏怏地吸了吸鼻子。从梦境里被吵醒不是一件令豹愉快的事情,尽管这个梦本身也不怎么愉快。

抬头目送不速之客离开,蝶翅脱落的鳞粉钻进鼻孔惹得他不住喷嚏。

摇摇脑袋,重新摆好趴伏的姿势,眯起眼睛继续打盹,养精蓄锐。

银豹一身皮毛在白日太过耀眼,在阳光下疾驰就如一颗银色光球飞速窜动,别说潜伏捕猎,恐怕在百米之外猎物便有芒刺在背之感,未及靠近便惹鸟兽逃散。

艳阳高照,银豹睡觉。

待夜幕降临,丹穴山便被如银如水的月色笼罩,与他相融相合,故他最爱这满山月华。平生最惬意之事便是山脚那片广袤花田间肆意奔跑,每一丝绒毛都能迎风舒展,与柔软的夕颜花瓣相蹭,沾染花香,尽赏月白风清。


“咿——”

长鸣悠扬,林中一阵骚动。

百鸟离巢,争鸣起舞,朝见凤凰。

丹穴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银豹抖抖毛茸茸的耳朵,复又抬起头望向北方。

凤凰居丹穴山北巅,日出而歌,日落而息。身披火羽金翎,舞动间有点点凤凰金火散落天地。金火着身而生三春之感,精神为之振奋。

——便是这三春金火,救了在花田中奄奄一息的自己。

一小朵金色火焰悄悄飘落在单薄的绒毛间,无风起燃,将饱受饥寒的小豹笼罩起来,拢成一个金色火球静静燃烧。

小豹感受到久违的温暖,以为回到了母亲身边,迷茫又带着欣喜挣开双眼,却发现眼前有一双陌生的琥珀色金眸。

赫如金曦。


银豹起身,从巨大的扶桑树枝上稳稳跳下,准备去南边的竹林中咬些竹实做礼物。

数来也有几天没上山找他了,心里着实有些想念。




凤凰浴火,涅槃重生。

丹穴山从古至今只有一只凤凰,五百年一度轮回,从小凤凰长成大凤凰,再从大凤凰烧成一颗凤凰蛋,循环往复。要问涅槃火究竟烧了几回,这个问题怕是连燎宇凤本凤也无法回答。每一次涅槃都是新生,过往记忆焚之一炬,也许燎宇凤体内的灵魂已经相当古老,但现在的他依然是一只半大的小凤凰。

就如同他给自己取的名字一样。

某个次元的词儿就是用来形容这样的少年,叫什么,中二。

这只小凤凰对百鸟朝见这样的传统仪式毫无兴趣,在北巅欣赏日出才是他的最爱。朝阳即新生,曙光即希望,燎宇凤习惯在每天日出前一刻苏醒,展开双翼向着云海尽头全速前进,为的就是离那炽热的幸福感近一些,更近一些。

火,对凤凰有无尽的吸引力。或许在外人看来痛苦的涅槃仪式,对凤凰而言是最温暖的归宿。

现在想这些有点太早了,凤凰轻轻抖动头顶柔顺的金翎。方才无缘由心情大好,忍不住叫了一嗓子,结果不小心引来了百鸟蜂拥而至,闹得他现在都有点耳鸣。

一只绿绣眼鸟扑腾着翅膀轻巧地落在梧桐枝上,是柳峰翠,前来禀告银豹来访。

看来好心情是预示佳客来到。有朋自山脚而来,自当相迎。


银豹沿着山路而行,嘴上叼了一串紫红色的竹实,形似橄榄,饱满多汁。

丹穴山多藏金玉,山石星星点点,瞧着绚丽,往往就是他一脚踩下去便能踩出金砾来。银豹也不知为何认定燎宇凤必是喜欢这类闪亮的石头,收集起来,也一并当做礼物相赠于他。

你为何如此待吾?

银豹没有回答。要在当时硬要说出口,便是有恩与吾涌泉相报这种回答,着实无趣,不能令他满意,也不能让自己心安。现在也只是凭着心里的期盼行事而已。

想见他,想对他好。银豹不曾说,凤凰也不再问,大抵是心里清楚,无需多言。

这是一段奇妙的情谊。自银豹第一眼见到燎宇凤算来也有五十年了。五十年对于神鸟凤凰而言不过是沧海一粟,而银豹仅为凡兽,寿命至多二十年,生死无异于弹指之间。

奇妙的是他至今仍是生龙活虎一条好豹,思来想去也许是受那朵凤凰金火影响,拯救生命时顺便起了延年益寿的功效。燎宇凤也担心银豹寿数不永,听他谈起此事后不时送他几朵金火烤上一烤,尽管一切未知,还是聊胜于无。

时间在银豹生命留下的痕迹越来越浅,越来越浅。银豹全身斑点开始逐渐褪色,也许等他全身皆银,便是九天雷劫渡劫成仙也说不准。

神人无情,不如来吾丹穴山做镇山土地爷更乐得逍遥自在。

凤凰一本正经地注视着他,不容他说一个“不”字。原本的玩笑话也吞下肚去不提,银豹蹭蹭凤凰温暖的羽毛一口应承。


“咿~”

暖风拂过脸庞,流金逸彩的尾羽在天空划出美丽渲染的弧光,燎宇凤轻扇翅膀,平稳而不失优雅地落在银豹眼前。

好友,好久不见。

凤凰伸着脖子蹭蹭银豹颈侧的绒毛。这个姿势是受天鹅夫妇的启发,交颈以示亲密,可惜银豹脖子不长,不能真像天鹅一般用脖子一同起舞。

银豹低头将竹实放在干净的草垫上。他知道燎宇凤爱吃这个,但竹林茂密,不便飞行,无奈少有口福,所以每次来看他都会捎上几个权当解馋。

多谢你。

语气依旧波澜不惊,一双金眸明显带了欢欣的颜色。凤凰叼起其中最大的果子,往银豹嘴边凑,要他张嘴。

银豹食肉,猫科动物的舌头天生认不出甜味,不过这些都无伤大雅,嘴上吃不出果子的香甜,心里也能感觉到。

六个竹实不一会儿便分食而尽。一凤一豹来到北巅最大最美丽的梧桐树顶,聊聊日出和月落,竹实和蝴蝶,羽毛和斑点。

凤凰蹭蹭银豹背脊侧最大的几朵花状斑纹,金眸瞅来瞅去,略有些纠结。

如果真的全褪了怎么办。

银豹一听也纠结了,皮毛就是他的衣服,斑点就是独一无二的名片。豹群都是通过斑点认豹的,虽然现在全丹穴山能认出他的豹都入土为安了,但如果真没斑点了……

全身光光的,有点不好意思。




等吾锻炼出更强壮的身躯,拥有更矫健的翅膀,便背着你乘奔御风,阅尽山河风光,赏遍世间日出月落,可好?吾友。

燎宇凤朝着无际云海张大翅膀,连翅尖的翎羽都绷得直直的,再让北巅的劲风一吹,这百鸟之王的气势便显现出来了。

银豹毛茸茸的长尾巴搭着凤凰的尾羽一拍一拍,瞅着凤凰那两百年也不见长的脊背,默默伸出自己的前脚掌比量,在心里暗暗摇头。

好。


黑紫的劫雷挟带无尽冰冷的巨大能量毫无预兆突然袭来,每一道都粗如巨木,轰鸣震天,仿佛誓要泯灭一切,吞噬一切,生灵涂炭也不足惜。

大道无情。

避无可避,挡无可挡,只待魂回湮灭。

——这便是劫。

然而再纤细的身躯,也挡不住誓死护友的决心。

银豹睚眦欲裂,浑圆大眼爆出无数血丝。眼前满是黑紫的劫雷、四散的羽毛,还有直刺心底的血色。

万钧雷霆中心轰然炸开,被击散的数百大小雷束在方圆百里地界击出无数深坑。风云混沌,天地失色。

神人无情,是要断绝凡世人情;神雷无义,是要灭杀人间恩义。

往日耀眼柔软的金红翎羽被狠狠撕裂,绚丽斑斓的颜色瞬间染上血腥的焦黑味道。几朵孱弱的金火缠绕在银豹身边,却救不了自己的主人。

凤凰啼血,南柯梦碎。

嘶哑的兽吼响彻天际,恸彻心扉。


涅槃之火源自凤凰心血,引领终结,赐予新生。

一道断灭之火,洗濯记忆,终结过完。一道重生之火,倒叙时轨,开启新生。

只有到达涅槃时刻涅槃火才会出现,吾本身无法操纵,否则真想尝试一番,看看对你是否有益。

四百岁的燎宇凤与初见时的稚嫩模样已全然不同,眼光锐利,身躯挺拔,翎羽丰满,满身傲气,在清冷无月的夜晚中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银豹无言。他全身斑点早已褪去,未有雷劫,未有祥云,未有牛头马面,他依旧是一只贴地奔跑的银豹。

也许尚未等五百年满吾便已寿终正寝,化作一抔黄土,而你也将化作白纸一般的凤凰蛋,再不记得丹穴山曾有一只没了斑点的豹子。

有始有终,也是完满。


不愿有终。

白色的重生涅槃火从焦黑的心口燃起,一点点包裹破碎的躯体,化作一团洁白的火球,隔绝视线,安静地演绎万年不变的轮回。

火球烧了七七四十九日,银豹等了七七四十九日。

有神使来到,引他搭上神车,已化身为人的银豹捧起莹白的蛋,微微躬身。

银豹一介凡兽,岂敢与神人同车。神人有情,还请许吾留在这丹穴山做一方小小山神,坐看日出月落,便已心满意足。

噢?口称心满意足,便真能心满意足吗。

神人拂袖而去。

银豹重新化作豹身,蜷在梧桐树下,将蛋围在腹中厚软的皮毛中细心藏好,闭上双眼。

春夏秋冬,雨雷风霜。积雪代替梧桐落叶为沉睡的两个生灵盖好厚实的被褥,待冰消雪融便,是万物苏醒之时。

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你……

燎原凤别过头去,伸手扶住额头,顺便遮住满脸的黑线。

身为神鸟,他天生便可化人。原先独来独往,现在有人为伴,这化人之术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虽然人身没有华丽的羽毛,但能戴上这银豹亲手打造的金项坠,燎原凤表示挺满意。

对,他改名了,叫燎原凤。

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你猜。

好友,山不来就吾吾便来就山,难为吾辛苦钻研变化之术,你不愿赏吾脸面吗。

吾从前见你捕猎从不对兔子下手,还笑话你和兔子前世一家。没想到你心中真的住着一只兔子吗。

诶~兔子小巧可爱,有何不可。你的背脊还没吾四个爪子大,就算真能飞得起来,样子也不成体统呀。

那好吧,日出将至,你可得抓紧吾了。

曙光熹微,云海翻涌。一声长鸣,凤凰展翅,紧贴云海飞行,向着远处无尽的光辉进发。


-END-


怕说不明白。由于被雷劈了省了一道断灭火,所以燎宇凤的记忆没有被清掉,重生了依旧记得银豹

评论
热度(31)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