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梦断魂回(中)

【【【【【OOC注意】】】】】

情节混乱


===================================


酒液在唇舌的混乱缠斗中被无情忽略,混着炽热的唾液顺着下颌淌出糜乱的银丝。昔酒蕴意深长,在桃花根儿下的泥土沉淀了五十个春秋,原本醇厚的口感却被苦涩的心情浸透,苦涩,辛辣,难以言说。

倦收天浑然不觉自己眼角渗着酸涩的湿意,两臂死死环抱着原无乡不肯放松。金红色的唇舌分明十足柔润,硬是像血战沙场一般,咬牙切齿,痛心泣血。

“原无乡……”

倦收天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他隐约感觉到哪里出了很大的问题。原无乡,还有这宁静祥和的烟雨斜阳,都透着一股浓浓的不祥。眼下这人居然要带着昔酒离开,离开他,离开烟雨斜阳。原无乡要到哪里去,原无乡肯定不会再回来了。

不会再回来了。

原无乡他……从来不会向自己诉苦,遭受再多的磨难也不显于色,面对自己永远是一脸平和,浑然无恙,哪怕刚刚卸下银骠玄解,也能强颜欢笑绝无痕迹。记忆中他对自己狠下心的过往,也就是那壁垒坪痛彻心扉的断情三掌,那三掌将他为他倦收天所受的所有苦痛恨尽数归还,使他在一段时间饱尝钻心痛楚,非是掌伤,而是心痛。

上一次与他决裂,这一次是与他彻底分离吗。

绝对不能放他走。

“……”
手臂放松,不再施加蛮力。倦收天一向中意用武力解决问题,但他绝不会再对原无乡动手,绝不会伤他一分一毫。

百炼钢能化绕指柔,铁骨铮铮,也识万千柔肠,他便是要为烟雨斜阳留下主人,留下这轮满月。


“流眼泪可不像你啊。”身体被箍得生疼,原无乡想要抹去那人眼角的一点赤红却无法抬起手臂。还好自己已经脱下银豹面具,不然这么大力道相撞就算倦收天昏迷不醒也可有的好受。

倦收天埋在自己脖颈里闷头喘着气,除了双眼依旧闭合,分明就是执拗的孩童抱着自己最心爱的物件,纵使别人有三头六臂也无法使他松手。

这是在做什么噩梦吗,这模样实在反常。

无奈自己不识入梦术法,只得脸贴着脸在倦收天耳边呼唤几声,不知沉湎迷梦的他能否听见。

“好友……”

“北大芳秀……”

“倦收天……”

“阿倦啊……”


“倦收天……”

一声声温柔带着诱哄的呼唤,恍如记忆中对他百依百顺的原无乡,哪里是方才铁石心肠的模样。倦收天心中一阵恍惚,越发不敢放手,攀着原无乡的脖颈,效仿记忆中原无乡对自己做的那般,贴着薄唇不住摩擦,只是原无乡那是温柔诱哄,倦收天只能是笨拙胡闹了。

“你这是……”

原无乡语气略有不解,伸手要将搂得死紧的手臂拉下。倦收天如何愿意,趁这人张开唇粗鲁地咬了上去,突然间发力使紧贴的两人都是一个踉跄。唇齿磕碰得厉害,也不知是谁的牙尖儿划破了谁的唇皮,一股铁锈味缠在舌尖里散开,满满都是血腥味。

血味刺激到倦收天心里绷着的那根弦,蓦地就害怕了。

与他在一起,原无乡便不得安好,大伤小伤没有停顿,衣裳带血家常便饭。武林局势越发复杂,自己早已力不从心,虽说立誓要护他周全,但他现在着实没有这个信心了。

真的应该硬留他吗?原无乡想走的话,又如何能留……

倦收天眉头蹙起,手臂也失了劲,无力地挂在原无乡的肩头。他不愿放手,但心里清楚,他不能再自私下去了。

原无乡舔舔自己被磕破的唇内皮肉,浓浓的血味,还有一点刺痛。罪魁祸首抱着自己沉默不语,连呼吸都透着低沉,大抵又陷入有口难言的思想混乱之中。

“倦收天,你在害怕什么呢。”

“……”

“你曾言在你的脑海里吾早已断头无数次,吾当时并未理解,只当你说笑,或是寻常噩梦。后来在黑海森狱悲惨反射你多受影响,在血战赤王中你一身护吾,吾才真正明白,你所害怕的究竟是什么。”

倦收天闻言抬起头,直见原无乡眼中无尽的情绪,他都能看懂。

“你怕吾会因你而死。”

浑身一震,倦收天双唇颤抖,眼中闪过一丝恐惧,显然是忆起可怕的事情,由自己亲手砍杀的,和……悬挂于城墙……不瞑目的……

“不……不会,不能……”

倦收天再三抚摸原无乡毫发无伤的脖颈,复又紧紧抱住眼前活生生的人,紧闭眼帘想驱散眼底弥漫的血红色,双手贴着原无乡的身体想感受他的体温安定自己的心。

“吾不相信……”

“无乡……原无乡……”

闷在衣领中的声音透着哽咽,颤抖的肩膀仿佛不是那位顶天立地的武林栋梁,北芳独秀。

倦收天害怕,他太怕了,他忍受了多少年的心魔折磨都无所谓,他明白那不是真的,可他没想到真有一天会赫然见到那一幕。连想都不愿意回想,恨不得从脑海里挖去,却被深深镌刻在他灵魂之中,再也无法逃避,再也无法安慰自己。

“触目所见,并非全然真实啊。”

原无乡眼见这人罕见的脆弱模样,极为心疼,双手轻轻拍抚他的后背,抚摸他的脊骨,将这份关心和安抚传递至倦收天的心底。

“你心中有吾,吾自然明白。吾护你爱你,付出所有也在所不惜,但吾绝不希望自己成为折磨你的心魔。”

“一想到你已在梦靥中直面吾的死亡无数次,吾便难以释怀。”

“说实话,吾以前确实存了为你豁命的念头。”

怀中人又是一阵颤抖,原无乡一声叹息,贴着倦收天的耳边低声坚定道:“但现在,吾绝不会再存此念。”

“阻碍你吾的一切皆已不存。南北两宗已重为一体,罪首葛仙川早已伏诛你之剑下。对于你吾而言,最黑暗的皆已过去了。”

“吾愿陪你看遍苦境晨曦,你可愿同吾共赏月华,不离不弃。”

“你……”

不离不弃,梦里的承诺是如此诱人,与现实形成极端残酷的对比。他恨不得一口答应,却也越发疑惑为何原无乡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大。

“那你吾回座饮下昔酒,安闲叙话,再不理会其他,可好?”

原无乡摇头,牵起倦收天的手,引他往烟雨斜阳的院门走去。

“原无乡——”

“这酒你绝不能饮,饮了便再不能离开此地。一旦你真正沉湎于心魔,便再无法挣脱。”

“只要倦收天还活着,原无乡便不会死,你一定要记着这句话。”

爬山虎和凌霄花蜿蜒于青瓦白墙,月洞形的院门近在眼前。倦收天看着相握的手,眼中酸涩,心中涌起千言万语,想要一一说与眼前人听。



评论(4)
热度(21)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