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十二)

就这样一点慢慢来吧……

只能这样挤牙膏,别嫌弃……



十二



娠妊之际,经脉不行,浊气上于清道,以致中脘停痰,眩晕呕吐,胸膈满闷,名曰恶阻。夫妊娠恶阻,似属寻常,然呕吐太多,恐伤胎气,医者可不善为调摄乎!


翠环山一行,倦收天中暑了。化身金曦,日出为友,剑舞九阳,凤凰燎宇……明明是成天穿着羽绒服到处放火的人啊,终于也栽倒在炎炎酷暑之下了。

简直喜闻乐见。

素还真的一番诊断仿佛成了某种提醒,原本除了外气入体时的不安以外再无其他异样,现在初孕的种种症状一股脑全部出现了。

恶心呕吐,抽筋背痛,头晕目眩,疲劳暴躁。

难受。

原无乡端来一碗绿豆汤,已经运功散热,温度刚好入口。中气虚而受于暑也,忌凉,所以倦收天要喝冰水他没准,要睡凉榻也没准,赶去里屋的架子床躺着。倦收天没说什么,看眼神是有点不高兴了。

像个孩子一样。

倦收天安静地躺床上闭着眼睛,听到脚步声又转头看他,也不知是睡没睡。

本来想上手喂的,想想还是直接把汤碗递给他。原无乡坐在床沿,慢慢同他说话。

“目前应召回返的同修有二十七人,安顿事宜我皆已安排妥当,有专人操办,你不用担心。”

“众位同修为重建道真而来,谈起往事皆心有戚戚矣。我会再寻时间与他们商讨诸事章程。”

“若有需要,我愿向南宗服罪认罚,尽量弥补南北嫌隙。”倦收天吃尽碗底的绿豆,随便捏个净诀,被原无乡扣住腕子,责备般地困在手心里。

“万万不可。你身子不妥,眼下也不适合再出面。这些我皆考虑在内,你不用操心。”

“你的一切,皆由倦收天一肩担起。”

“只要你爱惜身体,便是我最大的安慰了。”

眼下更是如此。



评论(4)
热度(11)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