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十三)

想想还是需要这一段

我口舌很笨,也只有到这种程度了


十三



南北两宗累怨积仇已深,是非对错早就乱成一团蓬麻,死结尽生。要说解决之法,快刀斩麻方是。

然而要斩断这盘虬数百年的千思万绪,快刀再快也难一蹴而就。


道真总坛议事厅,原无乡与二十七位同修尽数落座,商讨后续事宜。

然而尚未说上几句,便起了事端。

有北宗之人问,敢问北芳秀何在,若北芳秀有言吾等莫敢不从。

意下便是不服原无乡了。

银骠当家本是道真共主,自可号令道真之人,何以需北芳秀出面方才听令。

噢?杀害吾北宗道魁,解散北宗,便安居道真之主了吗?南宗作风果然上行下效,欺吾北宗无人否!

吾等受北芳秀诏令,直至今日也未得见北芳秀尊面,敢问银骠当家是何用意?

北宗罪人葛仙川诈死,以诡计辱我南宗,北芳秀更是逞凶伤我南宗众人毫无悔意,现下可有说法?

银骠当家与道魁约战,生死勿论,败者服输,谈何杀害。

……

议事厅内,剑拔弩张,拍案而起者众,言辞激烈互数罪状,只差一人一个罄竹难书的大帽,扣得对方无脸无嘴再开口。

也有人不愿再引嫌隙,站在其中极力调和,还有人作壁上观,偏坐一旁闭目不语。

原无乡端坐正中,不露声色,了无遽容。

他心下海波不惊。千般责难万般回护,于他而言无甚区别。纵然已得央千澈原谅,代刑石依旧立于墓前,风吹日晒,不可移易。


请北芳秀出面一叙!

还请银骠当家引吾等一见北芳秀!

不论南宗北宗,最后一致要求见倦收天。北宗要倦收天主持大局,南宗要向倦收天讨说法,向原无乡要人的立场出奇一致。

如何能允。

原无乡推座而起,负手而立。

诸位,道真千秋鼎盛,自第一代秋池真人开山已有九千载。最后一次道真演武大会,报名人数曾达四万八千二百七十一人之多,会址自演武台延至鼎山山脚,一连三月方逐出三甲十英,不知诸位可名列其中。

道真本与道玄、道灵并称苦境三大道宗,以阵为主,以人为本。是故宗门极重团结,戮力一心方能其利断金,是入门子弟必学的道理。

何为阵,从车而围,围而后战,战以陷阵,则胜。

昔日四万余人,可结天下之阵,抗群魔,战枭雄,无往不利;今日在场二十八人,可结一阵?

众人不语。

重铸我道真阵法威名,全赖诸君同心同德,绝非我或北芳秀出面便有可为。

我与北芳秀罪己责躬,皆不宜再行领导之事。只望诸位勿忘祖师之言,勿忘初心,谨以复兴道真为己任,原无乡亦是莫敢不从。



评论(4)
热度(10)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