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十四)

我也是闲的……

流水账。好吧这文本来就是流水账嘛


十四



仙翁释子变往往而逢兮,吾尝恶其学幻而言 。 但见丹霞翠壁远近映楼阁, 晨钟暮鼓杳霭罗幡幢。幽花野草不知其名兮, 风吹雾湿香涧谷, 时有白鹤飞来双。


原无乡越发忙碌了,看顾倦收天却也越发谨慎。

总坛人多口杂,有万般不便,恐有外人贸然冲撞。原无乡左思右想,在鼎山寻了处幽静洞府,收拾好家什便把倦收天接进去。

洞府隐于溪源峡谷之中。门前有廿丈双叠瀑布,如匹练飞空,六月飞霜洒石。四季常青,林木端美,清晨黄昏皆有浮岚暖翠之景。此等宝地,原也是宗门高人住处,现已有百年无人问津,自是亭台缭乱,满布苔痕。好歹柱木用具皆是仙家尚品,不至于被虫蚁蛀坏了去。

柳门竹巷依依在,野草青苔日日多。好在终有人重归于此,野草青苔反成一种野趣,若有闲,以此为象吟哦造化自然。

原无乡没什么空闲,但若倦收天有兴致吟哦两句,他必是相陪的。道真之事他很少与倦收天说起,平时更是喜怒不形于色,从面上看不出什么。

道真双擎,铁魄丹心。倦收天不多问,自以北宗秘法与同修接洽,告诫他们务必与其他人同心协力,谨记道真此后再无南北,求同存异为先。

倦收天的肚腹已经有了端倪,一道圆润的弧度悄然而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手掌抚摸上去,有点硬,有点热,就像一颗黄豆泡在水里,一分一秒缓缓涨开,直至饱满。

说起黄豆,孕中忌食生豆,豆浆豆腐一概要煮开煮透方可入嘴。如此这般便少了生豆的清香气味,令人遗憾。

倦收天不是贪口舌之欲的人。诸如烧饼也是爱惜年少时光,现下回味起也莫不是如同生豆香气,彼时青涩,别样动人。

所以这熟豆浆炖豆腐,尝起来总缺了滋味,心中介怀。

“……这般,那我早晚备生豆浆与你洗脸擦手,如此可好?”

原无乡见倦收天满意点头,心中摇头。

闲的。


评论(5)
热度(11)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