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十五)

十五



倦收天不是好闲的人,左右也曾执掌牛耳,行动力有保证。

有好事者言北芳秀深入简出五十年,永旭之巅布置简陋连块瓦片都无,不是善居之人。

有点冤枉他了。

瓦片有,在半山腰,还是玄色筒瓦。黑为玄,玄生水,覆黑瓦防着他哪天不留神把房子给点了。瓦片下有一屋子六艺经传,墙挂垂琴,还有师长所赠桃木剑。春诵夏弦,琴心剑魄,阅尽晨曦百态,永旭五十年,风晴雨雪,日出始日落止,每一日皆可称上充实二字。

卯时破晓,身心振奋,习剑走拳直至巳时。有心就起个灶火,无心便吸风饮露。下午或参悟剑意,或演练剑诀,或操琴习字,诵读诗篇,随心随性。

夜幕降临,眼盲之人无意秉烛夜游,白烛灯具少有备下。若月色清风好,倦收天也会去山间石路走一走,想一想从前,想一想远方的人。


吃,睡,吃,睡。

日头退烧,秋风将第一片叶染黄了,倦收天不得不停止晨练。

舞刀弄枪不行,运功行脉不行。原也只限于太极八卦,意在舒筋活络,吐纳导气按摩五脏和肚子里的小家伙。然而随日月轮转,身体越发沉重,原无乡的劝阻越发强硬,倦收天自己也越发顾忌,日子便越发简单了,一天十二时辰越发漫长了。

原无乡对倦收天有无尽的包容,无尽的疼惜,无尽的牵挂。当他在门后看着倦收天披发宽袍,盘膝竹榻,弹他那把满是梅花断纹的蕉叶膝琴,心中酸涩。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不能尽陪他左右,满心歉意,如鲠在喉。


评论(5)
热度(11)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