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十六)

十六




苦境苦,在天,在地,在人。

流不尽的血泪,填不完的人命。伟比泰山,贱如鸿毛。寸土埋葬硝烟沉戈,天空见证日堕月陨。

笛里谁知壮士心,沙头空照征人骨。

身在苦境,众生皆苦。


倦收天左手负于腰后,右手执一狼豪,墨色浓重,泼洒山河壮丽、风起云涌。

这幅画已经画了数日,本不需太久,然而身躯亦已沉重,半弯着腰执笔悬腕并不轻松,画上一刻便稍作歇息。自朝阳至黄昏,自云卷至云散,时光便在这闲适的往往复复中徜徉而去了。

秋高气爽,连日一贯窗明几净,可是这会儿天色似乎有些不好了。澄澈的透窗日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遮掩而去,摊平的熟宣显得浑浊灰暗,连带着下笔也略带游疑,不如之前利落。

远远似有落雷,轰鸣回荡四野,惊起一片飞羽,振翅嘶鸣。

“轰———”

轰隆闷在耳中激烈震颤,犹如耳边擂鼓,强施力量要心脏一同战栗。窗外闪过黑红火光,似乎这巨大动静引动天火,不小心燃了树林。

倦收天悬笔微停,眼神凝定,复而自笔架取干笔饱沾浓墨,于山脉横峰中快速游走,如刀劈斧凿刻下一道道嶙峋石迹,。

“轰—————”

倦收天金眸一闪,笔上浓墨瞬间汇集金光,右臂一振,墨滴挟金光破窗而出,以迅雷之势直飞而上,以芥子之形裹千钧之力,猛然撞上一块燃火巨石!

非是落雷,而是陨星!

倦收天将笔扔进笔洗,三步并两步自居室内取来天鞘晨曦,闪身而出。

星火将乌云染成浓重血色,所坠之处无不是浓烟滚滚,疮痍满布。方才在画上展露锋芒的石山已破碎难寻,纸上美景毁于一旦。更有数十陨石划过天际,拉过耀目的金红轨迹,誓要给这人间带来灭顶灾难。



评论
热度(6)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