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十八)

好饿……


十八



“倦………如何……”

“内息紊乱……大伤……乱来……”

“……救……”

“木香……砂……香附……”


倦收天知道自己在做梦。

眼前这只黄白毛色的熊崽,正是数月前他梦中的模样,不过长大了许多。

它依旧在是趴伏着酣睡,但睡得并不香,不时动弹,溢出令人不忍的痛哼。

倦收天知道它的心口泛疼。

功体骤提便瞬间尽耗,是为大忌。周身经脉处处隐伤,丹田如针扎般刺痛难忍。他自己全身上下无一处好过,更何况完全靠他供养血脉搏动生机的孩子呢。

“事急从权,抱歉……”

将熊崽抱在怀里,贴着它心跳位置递送元气,引导十二正经内息重回平顺。许是血脉相连,父亲怜惜,不多时,轻轻的鼾声响起,脚掌搭着倦收天的手,指甲娇软,可怜可爱。

倦收天闭上眼,感受这稚嫩的心跳声与他左胸内的器物产生和谐的共振,暖意如同泉眼一般流淌全身,取代了僵老的旧血,驱赶疼痛,拂去疲惫。

黑甜的睡意涌上双眼,倦收天放任自己躺倒在地,同他的孩子一起。

梦好莫催醒,由他好处行。


以流星雨落苦境为开幕,又一轮争霸狂潮在苦境大地上演。双秀舍身挡陨石的事给目击众人留下难以抹灭的影响。不堪其扰,原无乡直接把洞府方圆十里封起来,不再过问其他,也不容他人窥探。

——原某罪愆在身,暂代掌教已是不妥,现下诸事入轨,自当卸任,托与能者。

——往者不谏,来者可追,万绪千端皆有其始,还望诸位兼功自厉,百年树人为善。

“掌教不可!”

“我等才疏德薄,无能接任,还请银骠当家以大局为重啊!”

“吾为北宗流过血!吾为道真立过功!吾要见北芳秀!”


“责任已了,不负恩义……”

原无乡拂去倦收天额上的垂发,轻吻眉心的金晶灵玉。

沉睡是极好的修养,他并不担心倦收天会让他等太久。

美梦再美也没有原无乡,他总会醒的。

 

评论
热度(10)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