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霹雳】【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十九)

十九



今年第一场雪来得特别早。酒红色还没来得及染尽叶片俏立的尖尖,便被糊了满面雪粉。

狰狞破碎的大地疮疤被一点一点软化,柔和妆点。有的坑洞聚集水流,竟成了雪中镜湖,成为一方美景。

夜雪无声,万籁俱静。

倦收天不慌不忙地转醒。在黑暗中待得久了,骤见烛光难免晃眼,自然没看清原无乡黑眸中闪过的一丝恍惚。

睡梦中难以听见时间的脚步,但论十月瓜熟那是将近了。厚实的棉絮再不能起到丝毫遮挡作用,数月前平坦的小腹如今被粗暴地拱起,令人不禁去想为了滋养内中的血肉,身生之人需要承担多大的压力。

脸色苍白,唇角干涩,发丝枯散,若无北极魁斗的不灭芳华,眼前分明就是个大病初愈的憔悴之人。

倦收天他,不该是这幅模样。

原无乡舌根泛苦,牵出一丝笑容,上前将倦收天扶起靠坐,再端来一碗温热茶水给他润口。

“你这一睡可是让我好等,可是把下辈子的觉都补齐了。”

倦收天拍拍原无乡的手。他现下精神很好,见屋中绕梁的夜色应是夜半时分了,桌上还摊着几本大部头,笑道。

“原掌教当真是雪窗萤几,笃学不倦,不知在专研何等高深的学问。”

“不愿扰你好眠,可不就映月读书吗。”原无乡面色一缓,搂住倦收天的肩。“是在起名,现在迟了,明早给你看。”

倦收天嘴上不说,心里明白原无乡内中焦虑难以入眠,便拉他一起躺下,同他说话。

熟悉入骨的嗓音环绕在耳边,原无乡心下渐宽,不知不觉和衣睡去。


“男女加起来左右也有上百个了,配上你我的姓都挺上口,就不知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费心了。”倦收天翻了两页,略迟疑一会,提笔将女名尽数掩去了。

“我梦到一只熊,抱着它睡了很久……应当是个男孩。”

原无乡奇道。“梦熊?我还道你乐不思蜀,竟已养起孩子了。”

倦收天皱眉。“我大动功体致内息紊乱,连累到他。可怜他尚未出世,但愿不要惹上不足之症。”

原无乡暗道一声惭愧,宽慰伴侣勿要多思,崎滂本有还气生血的药效,想来这胎儿气血不至不足才是。

两人复又讨论起名字。原无乡所列取自诗词歌赋,皆是蕴意优美,音韵清新。倦收天一时挑花了眼,随意看向墙上所挂八卦盘,倒是起了联想。

“地势坤……”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坤卦意指大地,宽厚和顺,容载万物。倦收天怜子受累,见坤卦心有触动。

“……便叫静翕吧,原静翕。”

夫乾,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

夫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

广大配天地,变通配四时,阴阳之义配日月,易简之善配至德。

原无乡略一沉吟,点头称善。




翕:xī

其实这个名字我并不是很满意……

但水平有限,我实在百度不出来了【痛苦蹲

评论
热度(10)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