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二十)

二十



原无乡问坤道借来婴儿衣服的图样,寻了触感细软的布料,开始比量裁衣,穿针引线。

倦收天跟看陌生人一样瞧他捏着针线的手指,瞧得原无乡忍不住摸摸鼻子。

“莫寻踪那皮孩子,衣服总得缝缝补补,我习惯了便能缝个两针。”

这七彩麒麟绣样难道也是缝个两针?

倦收天有点不好意思。两个男人有孩子,难免有人要父代母职。除了孕子这事意外地落在他肩上,对于养子、教子诸事,倦收天也略感踌躇。

他没养过孩子,连徒弟都没有。

道人修道,收徒便为传道,从此气运相连,极为严肃。一门同气连枝,师徒形同父子,是极重的缘分,不可等闲视之。

倦收天的师父便是如此。门下仅只倦收天一人,从小关门教诲,悉心照料,可谓如师如父。待倦收天出师后将所配桃木剑相赠,以表师承相传的苦心,之后便飘然而去云游四方,仙踪难觅。

有师如此,倦收天对收徒之事自然慎之又慎。而后道真有变,他独守永旭之巅远离红尘,了然一身,偶尔指点前来拜访他的后辈,从未想过要择一教导。

若是莫寻踪还在世,倦收天定会越俎代庖,替原无乡严加管教,定要改了他不知轻重的性子,好歹保住性命。

小麒麟踏云奔腾,憨态可掬,若真劈丝飞针而绣,不说要花多少心思,一针一线满是拳拳父爱。

既有慈父,当有严父。原无乡太宠孩子,他势必得反其道而行之了。


评论(2)
热度(8)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