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二十一)

二十一



夜窗雪阵,晓枕云峰。连日大雪鹅毛纷纷,若风起柳絮,拟空中撒盐。门前的双叠瀑布业已封冻,万条丝绦垂下,犹如一簇簇晶白的烟花流火冻凝半空,美不胜收。

倦收天锦帽貂裘,鹤氅加身,勉强接受原无乡递来的手炉,在门外兴致勃勃赏了一刻钟。可惜还未及联句成诗,典故也没说上两个,便被原无乡押回屋里了。

“今日天晴,在雪地站久太晃眼睛,谨慎为好。”

瞎过一次的人,怎会在意区区雪盲。不曾娇弱之人,很难心安理得享受这般溢于言表的牵肠挂肚。

然而倦收天最不忍拒的,便是原无乡的担心。

奈何系心,如此而已。

顺从地接过香气扑鼻的奶茶,依然是刚好入口的温度,热而不烫,顺着咽喉流淌向下温暖五脏,甘甜混着茶香停留在舌尖久久回味。

倦收天爱甜,但以为自己一把年纪不适合贪吃零嘴,很是矜持。这是原无乡新得的法子,新泡的正山小种加上羊奶,若嫌甜味不够再加上两勺蜜糖搅搅,不由倦收天不欢心。

时日渐进,众多必需之物该提前备齐。好在原无乡养过徒儿经验颇丰,再加心思细腻,早已万事俱备,根本不需倦收天过问操心一二。

倦收天拨弄着一个拨浪鼓,神色柔和。原无乡自他醒后便寸步不离身侧,这些东西想来是交代他人办理购置,便不知这么多小孩儿玩意都以什么名目交办的,不外乎是收养幼徒等说法吧。

——之前少有闲暇照顾你,是我不好,现在我整日空闲,北芳秀别嫌我啰嗦。

原无乡铁了心,道真众人没法,只好设了两个镇教长老摁在双秀的脑袋上。绝非虚衔,门派事宜双秀有权决断,人事任免悉听尊便,可谓是名副其实的道真双擎。

力挽狂澜于既倒,扶之大厦于将倾。有实力有担当之人,才能获得他人的敬畏。

当然,虽畏勿畏,虽休勿休。此时的道真不过初生之烛,两人抽身隐世并不妥当,如此隐于幕后于情于理于公于私皆是上策。

拨浪鼓咚咚而响,满是童趣。倦收天漫不经心地瞧着,最后还是没忍住叹了一声,引来原无乡一眼询问。

任重而道远矣。


评论
热度(11)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