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完)

二十二


倦收天挣开双眼。

满室暗沉,帷帐垂地,盆中的红炭化作一团恍惚的赤光,散发着最后几分余热。

卯时将至。

对于他来说,一日始于此刻。百年长久,他几乎日日应和这冥冥中的低声呼喊,束发整衣,背负长剑,寻一最好的去处,与日出相会。

这是最守时的朋友,也是最耐心的长辈,倦收天与日出一处,或演练剑诀,或唱诵诗篇,或默立静思。承载志向,包容晦暗,拂晓晨曦已在他的灵魂中镌刻下数不清的印记。

自他隐居鼎山之后,因孕子之故时常精神不济,往往一睡至日上三竿,少观日出。

今日,他不欲再错过了。

略感艰难地直立起身,不扰熟睡中的爱侣,自衣架随手扯了一件披风,携上静束高阁的天鞘晨曦,漫步而去。

运起浮劲,避免陷入雪泥沾湿鞋袜,倦收天脚上生风,飞鸿踏雪,无声穿过茫茫雪地,拂去梅树枝头一点薄霜。至半山草木绝迹之处再沿漫漫长阶运功而上,飞身跃起,如晾翅白鹤一般展臂落定钧天台顶。

钧天台烟云缥缈,一如往日。寒风裹挟残余的阴气吹乱倦收天垂腰的长发,吹不乱看定东方地平线的炯炯金眸。

不久,东方云海彼岸浮现火光,初阳划破天际夜色,以沉稳之势破开海天围困之势,一举打破夜幕沉寂,赤红并金黄层层渲染,驱尽寒气与暗色,搅动云海翻腾涌动。

“天门依约开金钥,云路苍茫挂玉虹。”倦收天目睹久违之景,心中激动,不由赞叹。“暗夜虽长,终有式微之时。我儿静翕,为父愿你如这万丈晨曦,一生磊落,行光明大道。”

天鞘有灵,乾针溜溜旋转,剑穗黄晶闪动,似在应和主人之言。

原无乡寻迹赶来,见钧天台上一人剑光逐影,金发迴旋,身形与天边金光融于一体,不觉莞尔。



二十三


原静翕诞于梅花初绽,一个大好的晴天。

倦收天昏沉之间,似见一小熊自树洞中懵懂而醒,呦呦而鸣,故为初生稚子起一乳名,唤为树生。

绿树始摇芳,芳生非一叶。 一叶度春风,芳芳自相接。


原静翕尊为道真第三十二代北芳秀,自小继承父志,一生之计为天下先,数度于苦境危难之机入世救亡图存,万死一生。而后接任道真掌教之职,致力于解弦更张,革除旧弊,以百载树人为重,并糅合道真剑、拳、阵之精髓,创巧夺新阵,可随一人、双人、三人乃至万人而演,变化万千,复兴道真阵法盛名。

相传原静翕白衣金眸,有麟凤芝兰之质,有“云中君”的美称。后于鼎山钧天台静修感应天时,挂冠而去,飘飘不知所踪。



-END-


评论(2)
热度(12)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