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原无乡X倦收天】醉红绡(中)

过渡章,比较短

然后就是肉了

 

======================

 

 

良缘由夙缔,佳偶自天成。

山中桃花开早谢迟,春色正好,白花换粉妆,粉花洗铅华。主人家爱这春情万千,将婚宴所用青庐帷帐搭在漫漫山桃之中,不过一日,这青帐里里外外便粘满花露,芳香袭人。

 黄昏时分,吉时将近,宾客纷纷携礼而来,口道恭喜,列席而坐,随手从喜碟中剥一两个花生啖三四颗红枣,与他人聊起这对新人过往种种趣事,时不时惹动满堂欢笑。

 夜幕降临,青帷伏动,香风四起,宫灯摇曳。双秀两人皆身着绛红公服,携手踏上沿道铺设的猩红毡毯。四能童子应邀作为镇妖捧镜人,倒行在前以镜照新人,仍是按耐不住活泼性子,探头探脑蹦蹦跳跳,偶尔踉跄一番,颇为逗人。

 “拜天地——”

 “拜三清——”

 “拜祖宗先师——”

 两人相对而立,直视对方身着红衣面带喜色的模样,皆是满心欢欣,嘴角噙笑,在众宾见证之下徐徐相拜,成拜堂大礼。

 盘盘佳肴如流水般陈列席案,色香俱全,惹人食指大动。喜宴重彩头,三冷碟三软菜三硬菜,彩蛋莲子花仁,四喜丸子八宝豆腐糖水枣羹大红烤肉酥炸鹌鹑鸳鸯鱼片,皆是酱红棕红橘红胭脂红,还有明明不合时令却很新鲜的裂口石榴作为果品,五十年女儿红倾杯满盏,正是满堂红彩。

 新人执酒一一拜谢宾客,自然被各番打趣。倦收天一向面薄,面对亲朋调笑没两下便羞了面庞,原无乡见状忙上前助阵,更是惹来各种夹击,有斗酒的,有要吟却扇诗的,直教人招架不住。

 素还真抚扇浅笑,将倦收天引至一旁,从广袖中拿出一大一小两只白玉药瓶塞到倦收天手里,说是新得了好药方,对经脉旧创最是有效,大瓶装了三百丸,逢五食一。至于小瓶内的一百丸,需要时自可调水服用,效用颇妙,今晚一试便知。

 倦收天内心感激,也不佯作推诿,感谢之余疑问小瓶药效为何,正待发问便见素还真开扇遮面,戏谑眼神暴露无遗。

 “……你!我该谢你思虑周到吗。”

 “耶~好友大喜之日,自当锦上添花。此礼虽薄,素某自觉送得体贴啊。”

 另一边,自中阴界远道而来的剑布衣与冰无漪将央千澈所托之信交与原无乡。道魁研习鬼修之道,离开中阴界十分艰难,只能修书一封以表欣慰,并随书附赠鸳鸯配一对,由中阴界特产青光玉琢磨雕刻而成,贺新人百年好合。

 “我和寒酸布衣打赌,你们俩谁着青衣谁着红衣,哪知你们倒不在乎。”冰无漪面带遗憾,颇为扼腕。

 “既为伴侣,又何必区分青红,不过形式而已。”

 “啧啧啧,只不过是舍不得他穿青衣,说得冠冕堂皇。你看我和寒酸布衣一青一红,有谁敢说个不字。”冰无漪斜睨剑布衣一眼,自是伤不动剑布衣佁然不动的面色。

 “哈,我倒是情愿穿青裳,奈何倦收天不肯,我自是随他。”

 “哼,最爱卖乖的总是得了便宜的人,我懂我懂——。”说着又是睨了身旁之人一眼,似有不甘。

 原无乡见两人机锋打得有趣,笑道:“你们赌也打了,总得告诉我赌注为何吧。”

 “自然是……我阿冰哥出品的绝佳好物!”冰无漪眼珠一转,从袖内掏出一物。剑布衣一瞧,掌不住噗嗤一声,笑睇冰无漪兀自得意的模样,心里早已转了好几个弯了。

“虽然原无乡你今天很红,但看在我们平日都走蓝白路线的份上,我教你一招,你可要好好把握喔~”

 


 

注:稍微找了点唐制婚礼的资料,完全没法照搬……婚服是红男绿女大家都懂啦

评论
热度(20)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