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番外三)

#游子#


原静翕自二十五岁入道,学行修明,正身清心,不知不觉寿元满百。雪鬓霜鬟,红颜青衫,昔日青葱少年稚气尽褪,修得几分鹤骨松姿。

虽已白发苍苍,他与两位父亲同行时,仍是倍感年少。倦收天原无乡昔颜未改,但眼里眉间的痕迹却明白坦言,他们的年纪已然不轻了。

——年轻真好啊。

看儿子眼中锐气越发耀目,原无乡忍不住向爱人感慨。儿子养大了,他们也是时候安享属于两个人的明月清风了。

想得太美了。

原静翕于静室内闭关三年未得寸进,自感修行遭遇瓶颈,与两位父亲几番促膝长谈后,整理行装开始了自己人生首次游历。

——真要走?

——爹亲,您问不下十遍了,要不我不走了?

——……罢了,顺其自然,切勿重蹈你寻踪师兄覆辙便是。

——谨言慎行,量力有为,相时后动。

——孩儿定日日谨记在心。请父亲保重身体。

——千万珍重……

爱子启程后,倦收天转侧难眠,立于庭院看一整夜月升月落,任由薄露打湿衣角。

为图心安,倦收天和原无乡耗费心力几番推演,然而血亲占卦有忌,饶是两人精通卦象,也解不出儿子是凶是吉。

苦境天象平常,近来没有大灾。两人亲朋遍布四海,是否拜托照顾一二。

“他满百了,头发都白了。”原无乡平静说道。

满百的入道之人,已能独当一面,早不该再受父亲庇护,若真写信请托他人,才是真真笑话。

倦收天捏着占卦铜钱有一下没一下敲击卦盘,终是将铜钱丢进竹盒内,起身入卧房,解衣睡去了。

原无乡叹了一声,收拾好摊在桌上的卦签铜钱,又从抽屉里挑了根白蜡,出门将院门悬挂的灯笼换了新烛。

更深露重,家门长明。

寸草报春晖,骨肉自牵挂。





评论
热度(13)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