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南北】春晖令(百问番外·一)

【通篇生子梗慎】

【通篇原创人物慎】




暮色临了,仲夏时节的晚风携来柑橘花甜甜的香味。暑气退得快,虫鸟也歇了嗓子,低低地说些悦耳的小话。

下午给明珠多喂了块米糕,晚上便不好再多食了。原静翕拿银吊子加一勺粳米和骨头汤一起熬出粥,把油星骨头渣子都撇干净,再陪妹子玩了会儿不倒翁,这粥便能入口了。

道家开大会,两位家长受邀在列。左右都是熟人,双秀少了哪个都不太对,不好缺席。原静翕堪堪满百,勉强算半个入道人,连先天的脚跟都还没摸着,自然没他的份。

——不是公家旅游,带啥小孩,花销不给报

原静翕把妹妹抱在怀里,喂了两口,就由着她自己展身手去。没一会儿走神了,想起前两日目送家长们嗖地化光而去,在空中变换出凤凰豹子的光斑奔跳嬉戏的模样……顿时悟了其实去不了不是坏事。

明珠挥舞着小银勺把一碗粥吃完了,嘴边还沾着残渍,但好歹吃的不是糊涂饭了。原静翕一笑,收拾干净后抱着妹妹在院里乘凉,给她打蒲扇,带她看今年新开的月季。

“爹在石榴树下埋着酒呢,等你长大了就是女儿红了噢。”

“爹。”

“想爹爹吗?”

明珠转过头,稚嫩的金眸里还满是懵懂,脆脆地叫了声哥哥。

她还小,还不明白什么是想念。

——不,或许明白的。

原静翕揉了揉妹子软软的发丝,心里柔得滴水。

“嗖——”

“啪!”

背身挥袖,一股掌风将袭来的不明之物隔空反击,嘭地滚落墙角,纸页散了出来。

——是一本书。

原静翕皱眉。没错,他是没感应到杀气,但妹妹就在身旁,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吓实在令人讨厌,他很想把投递物件的仁兄抓来揍一顿。

明珠抓抓兄长的前襟,“书。”

“啊,是书,大概是飞信使者送来的。”都爱搞这种一惊一乍的把戏。

“天晚了,先不管它,明日再瞧吧。”

明珠点头,她向来是不闹腾的性子,很着人爱。

原静翕被一本书搞得有些紧张,不想抱着妹子去捡书,又不愿离了妹子左右,索性不管了,把妹妹放床上哄睡了才静下心来。被窗外月光一晃,他忽然有点明白两位父亲为什么还总把自己当孩子。

——可不是小孩吗,多大点事。


TBC


是的……其实是想写相性一百问。谁来问倒是考虑了两下,后来想到这不是有个现成的吗23333

评论
热度(11)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