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人生很美丽】【景泰】星夜丘比特(1)

韩剧《人生很美丽》真·耽美支线

金景修X杨泰燮

文笔归零,随便写,只是想卖个安利……QwQ真好吃啊吃吧你不会后悔的


===============================


杨泰燮将安静下来的手机放回自己医护工作服的大口袋中,抬起头,一时被天台的热风迷住了眼睛。

他的女友,或者说前任女友刚刚打来电话,一如往日温柔体贴,说的却不是甜言蜜语,而是忍无可忍的绝望。

“【我就这样,每天过得一样】【得看的书堆成山】【见面也没有用】”

“——泰燮,我喜欢你,我爱你,但我明白,一个人的热情无法维系两个人的感情。”

“如果凭我的能力无法改变你的冷淡,我愿意将这个机会让给更好的人。”

“谢谢你,很遗憾我不是让你心动的幸运儿。”

“我们分手吧。”

这是位出身良好,优雅善良的完美女性,与她相处的时光并不乏味,某种程度上是愉快的。过分的是他,他并不感到伤心,也不感到难堪,反而有点隐隐的轻松。

原因难以启齿,即使以强迫的态度自己给自己洗脑,他也无法为女性产生一丝迷醉感,他早已习惯了。

——不用再耽误她了,尽管很卑鄙。

未来两天,得知消息的家人将会持续围绕在他周围,着急地盘问所有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为什么分手,为什么不喜欢,到底喜欢谁,什么时候才能结婚。

再过一星期,继母和奶奶会重新拿出新的照片,新的简历,组织新的相亲,意图将新的来自朋友、远亲的女儿、妹妹、侄女介绍给他,他也将因为无法拒绝长辈的期盼而继续奔赴济州市或首尔的某个咖啡厅,继续与其中一位展开平淡的交往。

明明是活着的人却时常陷入无解的死循环中,互相折磨,都是因为他的软弱。

迷茫而疲惫的情绪弥漫在杨泰燮身周,回大楼走廊的自动贩售机买一杯黑咖啡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不知不觉,济州市综合医院肠胃科的杨泰燮早已成为女同事谈论八卦甚至打赌的对象。

外貌英俊,稳重有礼,品行端正。身为韩国民众最向往职业的执业者,杨泰燮符合模范男友的一切标准,然而随着各式各样的年轻女性黯然退场,年过三十还未陷入婚姻坟墓的杨医生越来越有高岭之花的风范。

每隔一日出现在肠胃科邀请杨泰燮共进午餐的女人消失了,消息很快传遍全医院。

“脸蛋好,身材好,气质好,又有钱,连这种人都失败了,杨医生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

“即使想要嫉妒,见到他那张忧郁的脸庞也心软了,真是个罪恶的男人呢。”


神明是公平的,罪恶的男人无一例外将受到罪恶的制裁。

当爱情和欲望的禁果摆在眼前,才知道什么叫难以抗拒。

长时间往返于两点一线的刻板轨迹,三十三岁仍未交出初体验的人,居然有幸品尝到一见钟情的销魂蚀骨,真是一场不可思议的奇遇。

在飞机上偶遇金景修,是杨泰燮一生中受到最大的冲击。从那一刻起,撒旦化生的毒蛇就在他耳边不停地低喃诱惑,用沾满毒液的蛇信舔舐他的脸庞,无情地麻痹他的神经,腐蚀他的直觉。

——堕落吧,堕落吧……

杨泰燮只能任由眼前无辜的罪恶化身步步逼近。他拼命掩饰自己的紧张,抓了份报纸假装认真浏览,却没意识到自己的表演是多么拙劣。

眼前排解整齐的文字扭曲如抽象派著作,捏着报纸的指尖偷偷颤抖,手心腻了一层汗。经济舱的邻座距离为零,身旁男人迷人的化妆水气息化为妖红色的锁链扼住了他的心脏,他的心再也不会因为其他人如此剧烈地挣动。

——多么性感的人……

杨泰燮第一次有机会真正确认自己与常人不同,因为他对这位邻座的男士在对视的一瞬间产生了非一般的臆想。

杨泰燮不知所措,他口干舌燥,也许面红耳赤,却根本不敢招手示意空乘小姐递他一杯清水。他恨不得自己化身为石头,或者干脆蒸发掉,直接消失就好,不要让身旁的人发现自己已经陷入迷恋的漩涡。

济州飞首尔的航程很短,忍受一会儿,这一切失序都会自动解决,致命危机能够自然化解,他将在未来几天繁重的培训任务中彻底忘记这短暂的意外,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不会发生。

——你逃不掉的。

随着那人递来一张烫银名片,命运的嘲笑越加嚣张。


“您好,我是金景修。”

性感的男性微笑着对他伸出右手,不顾他的呆滞与僵硬,将丘比特的小金箭狠狠刺进他的胸膛。

“是否有幸,与您结识。”




====================

个人认为在结识景修之前泰燮对自己是同性恋的意识很模糊,对男女关系也一直很犹豫

其实前后对比很明显,有弹幕说如果不是景修坚持这段感情没下文,其实泰燮对爱情的勇气也使他越来越坚强了

评论(4)
热度(7)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