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人生很美丽】【景泰】星夜丘比特(2)

杨泰燮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温润如玉石的气质,仿佛天生就该身着三件套西服,是漂亮得很含蓄的人物。在紧凑的经济舱中,这样的存在犹如砂砾中的钻石一般可贵。

见他的第一眼,金景修就意识到他们之间拥有天生的共同点。并不是说他经验丰富,或者阅人无数。作为一名出色的摄影师,他拥有一双捕捉美丽的眼睛,加之更加敏锐的直觉——眼前人好比是块半透明的玻璃,看穿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看到自己的一瞬间,眼眸的颜色就变了——他开始颤抖,像受惊的兔子般试图躲藏起来。

真是直接到可爱的反应。

这位先生天真到用脆弱的报纸掩饰他的紧张,殊不知他内心发出的惊喘已经剧烈到吵闹的程度了。

——请忽略我。

报纸遮不住漂亮的下颌线,秀气的手指依旧在颤抖,形状美好的眼睛不停闪烁,紧盯着广告页的济州风光,不知这平静祥和的海滩是否准备掀起惊涛骇浪呢。

刊登的不是自己的作品,有点可惜。金景修微笑,顺从自己心意主动与杨泰燮互换名片。

这段奇遇带来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家人对他的到来依旧诚实地表达着排斥和冷漠,他不受欢迎的处境没有任何改善。尽管还有母亲愿意与他共处,但金景修对她一如既往的执拗已经万分厌烦。明明都是血脉相通的至亲,却无话可说。

“雅妍告诉我,顺雅非常想念爸爸。”

“我和你爸爸都很疼爱顺雅,我多想再听她叫一声奶奶。”

“雅妍她,虽然她没明说,但我看得出来,她对你有感情。”

“景修,只要你愿意回来,一切都像原来一样美满。”

端庄精致的妆容和服饰包裹着已年过半百的妇人,明明是一名母亲,却没有多少慈爱的气质,饱含期盼的神情配上不容拒绝的眼神,令人心生凉意。

他和母亲仿佛生来就站在对立面,小时候,只要母亲认为是错的,他必须悔改;只要母亲认为是对的,他必须遵守。棍棒鸡毛掸子曾经是保障她权威的武器,现在凭她的力气再也无法撼动长子健壮的身体,幼小的孙女又成为她手中新的利器,刺得他鲜血淋漓。

首尔阴沉的天气压得人不过气来。与母亲再次不欢而散,金景修开始出现头疼的症状。

走进酒吧点了一杯芝华士,他想缓解一下快要爆炸的太阳穴,却鬼使神差摸出了那张新得的名片。

深蓝底配白字。济州综合医院,肠胃科医师,杨泰燮。

很干净的人,很干净的手。这张名片让他忍不住幻想起这个人穿着白褂握手术刀的模样。

——很想再见一面,说一句话也好。

非常奇妙的感受,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这种微醺的冲动了。

冲动急切地催促他付诸行动,却又故意延长了等待接听的时间,间隔的频率音显得非常漫长,当对方略带紧张的嗓音化作电流,透过听筒,那异样的性感令金景修绷紧的心脏瞬间放松开来。

“……金先生,不好意思,刚从教室出来。”一个短暂的停顿,似乎还没想好下句话,“您……”

“是我打扰了,杨医生。”金景修手指描摹着名片上的蛇杖图案,“您……对头疼有研究吗。”

“什么?”

评论(6)
热度(6)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