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云

谨光阴。

【南北论坛体】【南北考古系列三】元宗六象八卦挖掘五号楼

霜爪落飞鸿:

*论坛体练笔,精分能力为0,大型ooc请注意


*背景设置为武道凋零,苦境历史已经成为和神话差不多的上古旧闻


*因为一些原因,上古时期的史料遗传下来的很少,南北宗关系成谜,大家都以为双秀两人关系不好


*十分俗套的先抑后扬


*论坛体太特么能拖字了……前面基本一堆歪楼废话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咯w


—————————————————————————————————————————————————————————————————————————————————————————————————————————...

【霹雳】【南北】春晖令·百问·叁

“……这般那般,事情便是如此,不知两位父亲可否拨冗陪儿子对坐笑谈一番。”原静翕言笑晏晏,双手置膝,正襟危坐,端是一副温文有礼模样,引人赞赏。“我瞧这些题目极有趣味,颇想听听父亲的见解。”

这小子又玩什么把戏。

倦收天眉尾一抖,闭目饮茶不置可否。原无乡佁然不动,笑盈盈瞧了儿子两眼,便闻耳边传来一阵密语。

“……”

胡言乱语,尽是歪理,不过有两句说得有点意思。原无乡面色不改,暗暗看了身旁的人两眼,温言道:“你向来极有分寸,既是为了替明珠取朱果,为父岂有不应的道理。”

原静翕暗笑,“孩儿多谢父亲成全。”


【第一问,敢问二位名姓】

“两位爹爹如今的名姓是出生便得来的吗。”原静翕摸摸下...

【南北】春晖令(百问番外·二)

【通篇原创生子慎】


闷热的湿气糊了一脸,这场雨下得痛快。

原静翕小心地将浸湿一半的书本一页页摊开,指间散出点点金光,纸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干燥,可惜被雨水泡得皱了。

墨迹被雨点打糊了一部分,看着有些吃力,但丝毫不减损内容的吸睛程度。原静翕眉头蓦地一颤,表情越发微妙,时不时发出各种奇怪的声响,将他此刻丰富的心理活动展现得淋漓尽致。

明珠被亲哥难得一见的模样吸引了,悄悄伸手比划两下,无意中画了个“囧”字。

【知姻——道门特刊  乙酉年叁月第贰佰肆拾期】

【封面人物:知名作家  步X尘】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豁然之X】

【拿什么拯...

【南北】春晖令(百问番外·一)

【通篇生子梗慎】

【通篇原创人物慎】


暮色临了,仲夏时节的晚风携来柑橘花甜甜的香味。暑气退得快,虫鸟也歇了嗓子,低低地说些悦耳的小话。

下午给明珠多喂了块米糕,晚上便不好再多食了。原静翕拿银吊子加一勺粳米和骨头汤一起熬出粥,把油星骨头渣子都撇干净,再陪妹子玩了会儿不倒翁,这粥便能入口了。

道家开大会,两位家长受邀在列。左右都是熟人,双秀少了哪个都不太对,不好缺席。原静翕堪堪满百,勉强算半个入道人,连先天的脚跟都还没摸着,自然没他的份。

——不是公家旅游,带啥小孩,花销不给报

原静翕把妹妹抱在怀里,喂了两口,就由着她自己展身手去。没一会儿走神了,想起前两日目送家长们嗖地...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番外完)

【生子梗,慎食】


#兄妹#


原静翕昼夜不息,上天遁地风雨无阻,自西向东横穿大半个苦境版图,连赶一十六日路途,废寝忘食,一身仆仆风尘终于在日落之前赶至烟雨斜阳。

五十年石榴树梢已挂满一颗颗稚嫩的青色果实,树旁新搭了葡萄架,藤条形如虬龙,青紫相间的葡萄串隐于肥硕枝叶之下,晶莹可爱,在黄昏的斜阳下透出如宝石的光泽。

本如乳燕投林,忽然停下脚步,复而轻蹑脚尖,似不敢大动声响。长辈居室房门虚掩,木门早已磨蚀光滑,八仙过海图样栩栩如生,男女老少俱全,嬉笑昂首凡人姿态,却带几分仙风道骨。

家门在前,原静翕才发现,原来自己是想家的。

想到眼角湿润,鼻端微红,不敢开口,怕声声哽咽暴露...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番外四)

内有恶趣味……

答应过的妹妹,再交代一下就可以完结了


#梦蛇#


原静翕花了五年时间走遍苦境大江南北。他一路向东,在东海漂泊三月,觅得龙眼大的璀璨明珠。他途经岭南,日啖荔枝三百颗,换得喉咙肿痛三天。他上昆仑之巅冒半旬暴雪,终赏得雪莲初开之景。他御马驰骋无边草原,幕天席地于银河为伴。

他遇见最阳刚的女人,最柔媚的男人,有幸相识许多朋友,无奈结下三两仇人。

他本欲走得更远,见识更美风景,一封家书随风而至。虽不过寥寥数语,却令他归心似箭,几欲学夸父逐日,昼夜狂奔不知疲倦。

——静翕吾儿亲启。

——乃父于八月初一未时三刻诞一娇女,忆汝甚甚,不知何计使还,盼归,唯安。...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番外三)

#游子#


原静翕自二十五岁入道,学行修明,正身清心,不知不觉寿元满百。雪鬓霜鬟,红颜青衫,昔日青葱少年稚气尽褪,修得几分鹤骨松姿。

虽已白发苍苍,他与两位父亲同行时,仍是倍感年少。倦收天原无乡昔颜未改,但眼里眉间的痕迹却明白坦言,他们的年纪已然不轻了。

——年轻真好啊。

看儿子眼中锐气越发耀目,原无乡忍不住向爱人感慨。儿子养大了,他们也是时候安享属于两个人的明月清风了。

想得太美了。

原静翕于静室内闭关三年未得寸进,自感修行遭遇瓶颈,与两位父亲几番促膝长谈后,整理行装开始了自己人生首次游历。

——真要走?

——爹亲,您问不下十遍了,要不我不走了?

——……罢了,顺其自然,...

【原无乡X倦收天】醉红绡(中)

过渡章,比较短

然后就是肉了


======================


良缘由夙缔,佳偶自天成。

山中桃花开早谢迟,春色正好,白花换粉妆,粉花洗铅华。主人家爱这春情万千,将婚宴所用青庐帷帐搭在漫漫山桃之中,不过一日,这青帐里里外外便粘满花露,芳香袭人。

 黄昏时分,吉时将近,宾客纷纷携礼而来,口道恭喜,列席而坐,随手从喜碟中剥一两个花生啖三四颗红枣,与他人聊起这对新人过往种种趣事,时不时惹动满堂欢笑。

 夜幕降临,青帷伏动,香风四起,宫灯摇曳。双秀两人皆身着绛红公服,携手踏上沿道铺设的猩红毡毯。四能童子应邀作为...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番外二)

【生子梗,慎食】


#小朋友,你爹是谁啊#


山中无岁月,待到原静翕二八年华,可谓翩翩少年,英英玉立。

天庭饱满,嘴角含笑,继承倦收天一双璀璨金眸,偏偏一改父亲眼角眉梢间无双锐意,转眄流精柔和如镜,仿佛一眼能看尽心底。

简而言之,肖似原无乡的脸,酷似倦收天的眼。

——诶,你不是那谁家的那小谁吗?

相见之人脱口而出,自觉失礼撇过不论,待回过神来思索良久,才想起自己方才究竟看到了谁的影子。

道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方圆百里之地,不多会儿便周知了这公开的秘密。

——那两位啊,养了个小徒弟,是两家的后代呢。

——奇了,这面孔也忒像了……

——两位长老情同手足,世人皆知,没

【原无乡X倦收天】春晖令(番外一)

原静翕三岁灵窍初开时,两位父亲便坦然地回答了他关于“我从哪里来”这永恒的人生课题,从来没有试图敷衍隐瞒什么。

——太上老君拿泥巴捏了一个你,放进你父亲的肚子里,十个月后你就出生了。

这是原无乡的回答。

——当时我身有旧伤,服了一种果实,在梦中见到一只小熊,然后就有了你。

这是倦收天的回答。

——父亲受伤了,爹亲向太上老君求药,老君拿仙土(?)捏了个果实形状的泥丸赐给父亲,谁知丸里封了只小熊的魂魄,于是小熊便托生在父亲体内。

——所以,我上辈子是一只熊。

这是原静翕的结论。

于是原静翕稚气满满的眉头皱了三天。他蹬着小短腿,哒哒地跑厨房抱来蜂蜜罐子,坐在院子的小石凳上,日思夜想,时...

© 烈云 | Powered by LOFTER